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媒体视点 > 正文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明:对稳增长跟踪审计项目给予充分肯定
 
【时间:2015年09月01日】 【来源:人民网】字号: 【大】 【中】 【小】

第一点看法,对审计署,从去年第一季度开始,到现在不断在做稳增长跟踪审计的项目,给予充分的肯定。稳增长政策跟踪审计,包括五个方面,当前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非常严峻,增长压力还是非常大的,特别结构调整的压力更大,特别是现在的环境形势,在中国历史上非常严峻的时期,我们保障民生的压力非常大,中国老龄化的社会,应该说十年前就到了,制度供给,特别是钱不够,我们的社保、养老金、收不抵支,为什么账面上表现有结余,在收不抵支的情况下,国家大量投入,我们还有大量的弱势群体,农村贫困人口,到现在为止还有8千万,总理公布的数据,超过两个亿。中国发展到现在,我们的增长,结构,民生,下一步走出去,“一带一路”,我们面临的风险,情况,都是过去没有遇到过的。我们的实力在提高,面临的风险在加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改革,政策创新,在不断地推出,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我们的改革、政策做得怎么样,宏观调控的作用发挥得怎么样,需要一些手段进行评估,进行评价。

第二点想法,借此机会,对审计的定位,功能,很简要地讲点看法。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目标讲得非常明确,就是我们要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同时我们构建社会的四大经济新的体制,大的目标两条。第一个目标,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在历史上没有这么提过,我非常赞成,我们的治理能力确实要改革,要创新,要现代化。

在这么一个大的定位下,这是我们总体改革的目标。我们的审计和国家治理是什么关系,我理解审计应该说它是国家治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很多部门,很多政策,跟国家治理也有密切的关系,简单地讲,从最高的定位,审计是国家治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

在这个大的定位下,审计怎么样来发挥好对国家治理的支撑作用?我理解至少要做两件事情:第一,审计要把监督的事情做好,通过监督,通过社会各个方面,特别是把财政资金,把国有企业,把非常重要经济活动的真实性、活法性,把这些事情通过我们常规的工作,常规的审计来做好,来发挥结构作用,我认为这是我们审计在国家治理下,最基本的、最重要的事情。第二个作用,就是审计在国家治理下怎么样发挥我们的作用,要为宏观调控做点事情。因为要改革,要出台大量的政策,审计要做点什么?不到一年的时间,抓了五个重点,通过这些审计,我们要为宏观调控做点事情。这是我的第二个观点,审计最重要的职能是两个方面,监督职能和调控作用。

第三点看法,对审计下一步稳增长若干方面的跟踪审计,提三点建议:

第一点,动态优化。稳增长的审计是一件新事情,宏观调控针对现在的总体的经济形势,政策改革,不断地优化跟踪审计,也要与时俱进,要动态优化。现在五个方面,下一步要结合新的情况要优化,现在五个方面,下一步可能是六个方面或者四个方面,要不断做出调整。

第二个环节,我建议要抓重点。审计工作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常规审计,基本的一些事情审计,雷打不动,按照法律去做,最重要的审计是把财政的情况搞清楚,财政资金做的怎么样,全社会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对财政资金使用的怎么样,钱收得怎么样,中央包括地方政府做得怎么样,对政府对财政的审计,这是我们审计最基本的常规审计。

第二个方面,叫做专项审计。近十年特别近五年,审计署做了大量的专项审计,对社会保障的审计,去年对土地出让收入的审计,等等。审计署做了大量大量的工作,这些做得非常好,所以刚才姚总提到,社会各个方面,包括人大代表对审计署打分第一,我是非常赞成,你们做了大量大量的工作,老百姓非常高兴。第三方面,审计署结合国家形势的变化,结合改革政策的重大变化,不断出台一些新的审计,我想说审计工作,当前和未来面临的工作是大量的,常规的、专项的、稳增长的。在一个时期要抓重点,稳增长这是新的事情,很多都在探索的过程当中,政策改革在探索,审计也在探索,在一个时期可能不宜面铺得太宽,要重点突出,成果有可能深化,对领导、对宏观,对于全社会影响可能更大。如果一个时期铺得太宽,平时的工作再加上五个方面,五个方面还有很多方面,面太宽以后,有可能有的方面就弱化了。最后一个建议,就稳增长五个方面的审计而言,结合我工作实践,结合理论各方面,特别是高院长提的大量的理论支撑还有社会其他方面支撑的基础上,除了发现问题,审计还要看到背后的一些深层次的原因。举一个例子,比如对财政资金的跟踪审计,现在财政很紧张,同时财政上有大量的沉淀资金,中央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地方政府、相关的部门,大量的沉淀资金没花出去,财政资金没花出去,基金没花出去,土地财政的钱没花出去,彩票的钱没花出去,到底问题在哪里,我感觉要深挖。我们的管理水平需要提高,为什么结余那么多呢?一方面财政的钱不够,我们的增长、结构调整、改善民生都需要投入,财政在紧张的条件下安排了资金,但是钱又在沉淀,为什么沉淀?原因很多,我想至少管理比较粗,特别是预算编制,很多方面做事情马马虎虎,相关部门、相关领导、相关具体的工作人员,做事情认真的程度不够。从制度层面来讲,就是预算编制,科学的程度,细化的程度不太够,将来有了新的要求,有了新的法律,这个钱可能就花不出去。我的建议是,在稳增长,在审计的过程当中,一方面要看到问题,同时要深挖原因,要看到原因,这样的话我们提出的政策建议,提出的改革创新,针对性可能更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明

【关闭】    【打印】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19011981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