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要闻 > 正文
 
总理看上了哪些创业达人?
 
【时间:2015年03月20日】 【来源:中央政府门户网站】字号: 【大】 【中】 【小】

当再次听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出“众创空间”这样的词,正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李欧亚觉得,草根的创客空间渐渐和国家战略联系起来了。

李克强今年1月考察了李欧亚所在的深圳柴火创客空间。这个空间在国内知名,热衷设计的年轻人聚集于此,分享科技创意、产品和技术。总理对这种氛围和模式赞赏有加。

3月1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李克强提及曾到过许多咖啡屋、众创空间,看到年轻人有许多奇思妙想,“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不只是众创空间,在总理的记者会上,“小微企业”、“电子商务”这些词屡被提及,其背后的新经济与创业达人们也格外引人关注。

创意不再只是小众兴趣

直到“领导考察”半小时前,柴火创客空间的管理员李欧亚才知道,考察者就是李克强本人。

创客指热衷创造、设计的年轻人,创客空间是他们聚集的场所。位于深圳华侨城创意园的柴火创客空间在国内算成立较早的,与北京、上海的众创空间呈三足鼎立之势。

一家创客空间里,创客们正在举行研讨会。

在创客空间,不愿按部就班生活的年轻人拾起机械、模块,一边争论,一边发明着他们认为符合个性且市场需要的东西。与历史上的所有创新一样,这里无法预计成败,具有不确定性。平面设计师出身的李欧亚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他们过去也经常解释何为创客,也总会想做这个事情有什么意义。但相比之下,他们更在意要把创意做出来。

没想到的是,李克强总理2015年1月4日也成为柴火创客空间的客人。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走进创业者的聚集场所,2013年12月,李克强在天津滨海新区考察时来到创业中心的咖啡厅。“有人为了生活而工作,有人为了工作而生活,而你们把工作和生活结合在了一起。”他对年轻人笑着说。

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潘昊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李克强在创客空间待了大概40分钟,从空间的活动部、项目部到面向大众的创业尝试体验,“总理都一一了解过”。

李克强总理问的问题很细。潘昊回忆,总理问了创业产品的背景、设计灵感的来源、有什么样的市场对接等等。除了产品,总理还关注创业者的情况,比如,他们面临哪些困难、需要什么帮助,“甚至创业者的年龄”。

“他能切入主题,感觉是带着问题来创客空间采访你。”潘昊描述。

李欧亚说,李克强总理还提议让科研机构也过来看一看。因为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虽然好,但也要考虑到市场需求,“要有人用”。

当潘昊提出希望李克强成为空间的荣誉会员时,李克强的回答让潘昊意外:“好,我再为你们添把柴!”

创客再次登上报纸的头条。深圳《晶报》发现,入门级的创客足以为生活增添创意,比如在存钱罐加入电子元器件实现计数功能,让主人知道里面存了多少钱;更有技术含量的,还可以创作出能折叠为旅行箱的代步小车。

“你们的奇思妙想和丰富成果,充分展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活力。这种活力和创造,将会成为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不熄引擎。”新华社报道援引了李克强的评价。

事实上,李克强总理到柴火创客空间绝非偶然。返程后不到一个月,他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创客空间、创新工厂等孵化模式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市场化、专业化、集成化、网络化的“众创空间”,实现创新与创业、线上与线下、孵化与投资相结合,为小微创新企业成长和个人创业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开放式综合服务平台。

看到自己的兴趣从“小众”“自己做着玩”上升为“倡导大众”“国家政策”,潘昊觉得:这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一个村庄的电商转身

除了柴火创客空间,李克强还在记者会上披露,他曾到一个网购店集中的村,“那里800户人家开了2000多家网店,可见创业的空间有多大”。在附近实体店集中的市场,也有老板把自己实体店的状况拍成视频传上网。

浙江义乌青岩刘村即是李克强总理曾经考察的“网商第一村”。2014年11月19日傍晚,李克强总理出现在这里。而当天上午,他还在北京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

“我在基层瞎搅和,居然把总理也‘搅动’过来了。”淘宝村创始人、义乌市江东街道电子商务协会执行会长刘文高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目前村里共有2000多家网店,一年的成交额达30多亿元。

青岩刘村临近驰名中外的义乌日用百货批发市场,许多生意人曾在此租房居住。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义乌的批发经济受到巨大影响,批发市场另迁新址,这对青岩刘村而言无疑是一个打击。

时任村支书的刘文高发现,那时,村里124家做淘宝网销生意的租客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生意兴隆。刘文高萌发了利用网商促进青岩刘村转型的念头。

村里把老年协会的办公室给了刘文高,让他担任村里的“电子商务办公室主任”,负责发展青岩刘村电子商务。“不过当时也就是光杆司令一个。”他说。

2009年,刘文高把村里几十个率先做网店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成立了青岩刘村电子商务联谊会,教大家怎么开网店。这是青岩刘村的电商发展元年,也赶上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期。

几年过去了,当大学毕业生杨耀晖2013年7月随女友来到义乌的时候,青岩刘村的电子商务“已经做得很成熟了”。

杨耀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发现,这里的电商氛围“异常浓郁”,走在村里的路上,都能看到有人在手机上跟顾客谈生意。最终,他成了青岩刘村的一名童装网商。

2014年11月19日傍晚,杨耀晖在办公室跟人聊天,出门时看到李克强总理来了。

杨耀晖回忆,总理走进了他的店铺,鼓励他们把网店做好做大。

公开报道上说,李克强总理在现场感叹,这样的发展是井喷式的。他把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比作中国发展的“新发动机”。

在总理来青岩刘村考察的当月,杨耀晖的营业额达22万元。去年年底其月营业额接近33万元。那段时间,经常有人到他的店参观。

这种红火或许与李克强总理的“广告效应”有关。在记者招待会上,李克强坦言自己“很愿意为网购、快递和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做广告。因为它极大地带动了就业,创造了就业岗位,而且刺激了消费”。

“这使我想起最近互联网上流行的一个词叫‘风口’,我想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李克强打了一个比方。

这让杨耀晖深受鼓舞。在他看来,总理多次提及小微电商,意味着国家也认可电子商务是未来的趋势之一。他期待童装网店能保持现在的发展势头。

做好“减法”“加法”和“乘法”

在全国政协经济和农业界别联组讨论会上,李克强提及创业。有媒体发现,他举的一个例子不是大学生创业,也不是互联网创业,而是一位退休妇女办婚庆公司。

这个事例在3月15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再次被提及。李克强说,他想起去年在推进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的时候,他去一个地方的企业登记场所,遇到一位已经退休的妇女,“因为我们取消了注册资本的实缴制,她的热情来了,说要办一个婚庆公司”。

无独有偶。据中新社报道,李克强总理在天津滨海新区考察时,遇到前来注册的创业者刘扬。她打算开一家婚庆策划公司,但没花钱租写字楼,而是直接“在家办公”。工商所负责人介绍,当地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后,普通住宅也能注册公司。

“这就对了!”李克强总理当即表示。

众所周知,简政放权是本届政府的头等大事,也是深化改革、激发市场活力的重要抓手。有一种形象的说法是,政府既要简政放权,给权力做“减法”,又要做好市场监管的“加法”,换取市场创新的“乘法”。

2014年3月,在内蒙古赤峰,李克强发现有私营业主办理许可证要跑好几个来回,就询问有关负责人:“能不能再简化点?前置审批还有再取消的余地吗?”

“政府放了权不等于可以‘甩手’不管,还要注重提高工作效率!”2014年7月,李克强在湖南株洲考察时再次强调。

天津捷希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刘金成,在2014年9月11日巧遇来天津滨海新区考察的李克强总理。刘金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那天他去行政审批局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在等待时,“等着总理了”。

刘金成回忆,总理看到他的证上面写着“医疗机构”,又了解到是营利性医疗机构,就问这种营利性医疗机构的价格是否还备案,“我回答说不备了,总理又追问一句‘彻底不备了?’”

“一般人对营利性机构与非营利性机构不了解,对物价备案的问题更是不清楚,很多政府官员都不知道这个,但总理问得很详细,问的层次很深。”刘金成感慨道。

简政放权给刘金成带来的变化是明显的。他说,过去办证要跑好几个部门,有的工作人员总喜欢说“先搁这儿吧”,一段时间后就没消息了。而现在,送证、取证都集中在一个部门,并有明确的办理时间限制。

更让刘金成印象深刻的是,作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法治意识很强”。

他再次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起一个已被媒体报道多次的细节:在给许可证盖章的时候,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的一名领导对李克强总理说,新政刚刚施行,恰好总理也在,希望总理能给许可证盖一个章。

“总理马上就说,不能让他盖章,这算越权。”刘金成回忆,最后,总理向局长建议:“还是咱俩一起盖吧。”(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谢亚乔 王林)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