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要闻 > 正文
 
李克强“解疑释惑”国际商学两界大佬
 
【时间:2015年03月24日】 【来源:中央政府门户网站】字号: 【大】 【中】 【小】

李克强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年会境外代表并座谈。

李克强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年会境外代表并座谈。

李克强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年会境外代表并座谈。

3月23日上午李克强总理参加的这场“问答会”,主持人名叫赵国华,而首位提问者则叫柯爱伦——但这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外事会见。

“赵国华”是施耐德电气集团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为自己取的中文名字,“柯爱伦”则是杜邦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安伟杰”、“罗睿兰”等。

国际商界“大佬”们热衷于取一个“地道”的中文名,这或可视为开放中国的一个侧影。而总理当天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正在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年会”的境外代表,并坦率回答他们的提问,则是中国开放气度与政策的一次正面展示。

中方和外方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的潜力巨大

实际上,会见一开始,第一个提问就是关于外资的作用。柯爱伦希望知道,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过程中,外国投资和技术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李克强表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这离不开世界经济变化的大背景,世界经济复苏的低迷实际上倒逼中国经济要走出一条新的路子。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必须主动适应,推进结构调整,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提升服务业。中国服务业在许多领域,尤其是中高端领域经验不足,进一步发展服务业,就要开放一些领域外资的流入。当然中国放开服务业外资准入过程是有序的、一步一步走,以形成共赢局面。

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让制造业迈向中高端,一直是总理所关切的。他说,我们会对外国的高端技术和产品有更多需求,我希望在座许多企业所在的贵国政府能够放宽对中国高技术及产品的出口限制。

他进而说道,中国存在较多富余产能,如钢铁、水泥、有色金属等,将与一些发展中国家进行互利共赢的产能合作,输出这些富余的产能。但在输出过程中仍然需要高端的技术和装备,因此,中方和外方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的潜力巨大。

随后回答西门子股份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凯飒关于跨国公司在“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可以做哪些事情的提问时,李克强举西门子的例子详细阐述了中国和发达国家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的前景。中国正在参与中东欧铁路改造,而中国装备中有一部分高端部件则需要从外国公司购买,其中就包括西门子的产品和技术。

荷兰皇家壳牌公司首席执行官范伯登提问气候变化与碳减排。李克强在回答中,一方面表示中国不会回避自己应担的责任,另一方面也强调,中国更需要的是国外先进的清洁能源技术向中国开放,这将会缩短中国达到减排目标的时间,不仅对中国有利,也对全人类都有利。

  李克强强调:培育和打造经济“双引擎”,可以进一步促进社会公平

听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关于社会公平的提问,李克强首先与他小小幽默互动了一下:“我对你比较熟悉,而且读过你的书。你坐在后排,这是不是延续了英国议会的传统,资深的人要坐到后面去?”

在全场会心的笑声中,总理随即说:“中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社会也有了巨大进步,但确实存在贫富差距的问题,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在城乡和区域的差距上。所以,我们提出要打造中国经济的‘双引擎’。”

一个引擎是加大对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的投入。“我们将会继续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因为城镇化不仅是相当多农村居民的愿望,而且从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提供来说更有效率,更容易让人们比较均等地得到。”

另一个引擎是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通过政府简政放权,让千千万万的人创业更加便利,成本更低,政府也会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这会使很多年轻人、尤其是贫困家庭的年轻人,获得纵向流动或者说上升的通道。

此外,李克强强调,政府还有一个基本职能,就是要保障所有人的基本生活。对特别困难的群众,财政要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对创业失败者,政府要把他们“兜起来”,像蹦床一样,落下来还能再弹上去。

李克强建议斯蒂格利茨到中国许多城市去看看“创客”聚集的“众创空间”,感受“草根”创业的热情。有意思的是,主持人赵国华在简单回应总理的回答时,专门用并不熟练的汉语“创客”翻译了自己英语原话中的“maker”。这又引来全场大笑。

李克强表示:需求结构可通过推动刺激消费得以调整,中国的金融风险在安全可控范围之内

今年两会后的总理记者会上,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获得第一个提问机会。今天其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再次获得提问的机会,他关心的是中国如何调整需求结构。

李克强说,中国从需求结构讲,调整的最大空间是推动刺激消费。让人欣慰的是,去年虽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消费需求在整个经济结构当中是上升的,达到近52%。下一步要大力发展服务业,比如推出的“互联网+”计划,使近7亿中国网民中相当一部分在网上购物。

他进而谈及投资对消费可以起到的推动作用。中西部交通设施的投资将带来便利的交通,这就能带动运输业甚至快递业发展。大规模棚户区改造,居民进入新房后要购置家具电器,还包括其他产品的消费。

“你是记者,记者的本能就是要提问。我不知道我的回答会不会引起你新的问题?”李克强笑言。

征得主持人同意后,马丁·沃尔夫继续提问:“那么我的后续问题就是,对于中国信贷泡沫和债务问题,您有没有担忧?”

李克强答道:“总的来说中国的金融风险在安全可控范围之内,我们有能力保持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的风险。但是你要说一点担忧没有,那我就可以在家睡觉了。”

全场笑声中,总理继续说,现在确实在一些地方出现了个案性的金融风险,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允许它发生,并用市场化的办法去解决。今年我们要出台存款保险条例,这一措施推出后就可以更大力度发展中小银行、民营银行,使金融为中小企业更直接服务,也使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获得金融支撑。(新京报特约记者 穆柏)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