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要闻 > 正文
 
基础坚实的中高速增长——怎么看上半年经济增长7%
 
【时间:2015年08月06日】 【来源:中央政府门户网站】字号: 【大】 【中】 【小】

今年上半年,我国国民经济实际增长7%,实现了中高速增长。从增长速度看,这是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取得的,来之不易。从国际比较看,这一增速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美国、日本、欧元区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仅在0.8%—2.5%。从增长的绝对量看,约为4000亿美元,比2009年我国GDP增长9.2%时的增加量3940亿美元还大,继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力量。从内涵看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发展动力有所增强。国家统计局发布上半年的统计数据之后,国内外专家和多数媒体给予了积极的评价,认为中国经济增长7%是质量更高的增长、是可持续的增长;中国实现中高速增长,有利于世界经济的稳定复苏。但是,也有一些专家和机构对中国经济数据提出质疑,认为上半年特别是二季度中国经济数据不符合预期;根据以往的经验,总供给和总需求难以支持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7%的中高速经济增长与电力、运输等指标之间也存在不协调的问题。通过对中国上半年经济数据的分析,我们认为,中国经济上半年实现7%的中高速增长,既有供给面的有力支撑,也受到了需求方面的较强拉动,具有较为坚实的基础。

一、上半年经济增长7%与预期目标相符

一些专家和机构对中国经济数据提出质疑,重要原因之一是上半年特别是二季度中国经济数据不符合此前一些专家和机构的预期。《华尔街日报》撰文认为,中国经济第二季度保持7%的增长速度,超出一些经济学家的预期,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14位经济学家曾对中国二季度GDP增速的预测中值为6.8%。

预测从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在经济临近拐点时,预测发生偏差的概率往往还会明显加大。这样的例子在国外也比比皆是。例如,哈佛大学教授曼昆(N.G.Mankiw)所编著的宏观经济学教科书对美国经济专家和机构20世纪80年代的预测记录所做的分析,以及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数十年的预测记录表明,在经济的扩张期,预测的结果往往要低于实际的结果;在经济的收缩期,预测的结果往往要高于实际的结果。因此,不能因为实际结果与一些专家和机构的预期不符,就推断中国经济数据的质量不高。

一些专家和机构对二季度中国经济的预期与实际不相符,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在二季度临近转折点,而这些专家和机构事先对这种转折点的来临预测不够准确,具体表现就是没有预测到中国经济指标在6月份普遍出现好转。应该指出的是,国内外有些专家和机构通过对先行指标的分析,提前对于二季度中国经济临近转折点给出了判断。东北财经大学经济计量分析与预测研究中心在3月份的一篇分析报告中就曾经指出:“本轮景气波动的谷出现在2015年2月左右,从2015年二季度后我国月度经济景气或将呈现触底回升态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课题组在4月份所做的一季度经济分析预测报告中也曾经指出,2015年二季度我国月度工业生产增速有可能呈现触底回升态势。

另外,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在2015年1月份触底后,2—6月份连续回升,3—6月份连续处于50%的荣枯线之上,也对经济触底回升给出了信号。

二、中高速经济增长得到了服务业的较强带动

由于目前中国的季度国民经济核算主要采用生产法,而中国生产领域的高频数据主要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因此,专家和机构对中国经济走势做出分析判断,主要依据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对GDP进行预测。而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速在3、4月份确实比较低,这是导致不少专家和机构对二季度经济增长预测偏低的重要原因。

从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二季度经济企稳回升、实现7%的增长速度,主要得益于服务业的加快增长。在工业生产增速回落的情况下,二季度服务业呈现加快增长的态势。上半年我国第三产业同比增长8.4%,比上年同期和今年一季度增速均加快0.5个百分点。由于中国经济近几年连续保持服务业增长快于工业和农业的态势,第三产业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已经超过了第二产业,2015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为49.5%,比第二产业高出5.8个百分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加大。

在服务业各领域中,金融业增加值增长幅度高达17.4%。这与上半年资本市场发行和交易量大幅度增长是分不开的。上半年我国证券市场股票成交数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1倍,股票成交额增长了5.4倍,资本市场印花税增长了5.4倍,境内股票(包括定向增发)、债券筹资额比上年同期增长1.5倍。分季度来看,二季度同比增幅要明显高于一季度,这是二季度服务业增速较一季度明显提高的重要原因。

上半年我国旅游业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和扩大内需的作用进一步显现。今年1—6月,我国国内旅游人数20.24亿人次,同比增长9.9%;旅游收入1.65万亿元,增长14.5%。快递服务业收入同比增长33.2%,快递包裹量同比增长达43.3%,均创历史新高。服务业的加速增长,弥补了工业生产增速回落的影响,发挥了稳定增长、增加就业的积极作用。

三、中高速经济增长受到了总需求的较强拉动

有的专家和机构认为,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固定资产投资、出口额增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说明社会总需求扩张步伐放缓了,经济增长也应该有所下降才比较合理。我们认为,上述这些分析对影响总需求的因素考察得不够全面,上半年社会总需求的扩张对经济增长7%给予了较强的支持。

一是从消费需求来看,尽管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名义增速轻微下降,但考虑到零售价格涨幅也有所下降,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实际增速大体保持平稳。其次,服务消费呈现较快增长势头。需要指出的是,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只对应于商品消费的一部分,服务消费也是总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现在居民和政府的消费支出结构,服务消费在总消费中至少占20%。根据前述资料,上半年我国旅游消费呈现较快增长势头,电信业务总量完成10620.2亿元,同比增长23.2%,说明通讯服务等也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这意味着二季度我国总消费增长没有减速,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大。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比去年同期提高了5.7个百分点,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继续提升。

二是从投资需求来看,二季度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确实有所下降,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也有所下降。但对经济拉动作用较强的若干领域投资增速有所回升,有的保持高位增长。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9.1%,其中交通运输和仓储投资同比增长20.9%,达2万亿元;这些领域因所需产品的生产链条较长,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较强。

另外,根据上半年工业企业的经济指标,我国工业企业的产成品和存货都在3月底降低到年内最低水平,从4月份开始到6月底,产成品和存货都呈现逐步增加的态势,而且二者的同比增长率也呈现小幅提高的走势,这意味着二季度我国工业企业进入到了补库存的阶段,库存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投资减速的影响。

三是从外需来看,尽管我国出口增速确实在下降,但由于受国内需求不旺等因素的影响,我国进口的下降幅度更大,使得我国的贸易顺差在二季度明显扩大,较上年大幅度增长。2015年上半年我国贸易顺差为16128亿元,比上年同期的6391亿元增长了1.5倍之多,这也意味着二季度净出口呈现大幅度增长的态势,从国民经济核算的角度看,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扩大。

四、中高速经济增长得益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

有的专家和机构认为,今年上半年7%的经济增长速度与上年同期相比回落幅度不大,但用电量、货运量等指标增速明显回落,用电量、货运量的低速增长难以支撑7%的经济增长速度,经济指标之间的关系不协调。更有专家和机构认为,这说明经济增速可能有一定水分。

直观看,2014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4%,全社会用电量增长5.3%,货运量增长7.5%;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0%,全社会用电量增长1.3%,货运量增长4.2%;GDP增速与后面两者增速的变化幅度存在较大差异,上述看法似乎有一定道理。

对此,我们认为,观察不同种类经济指标变化之间的关系,不仅要根据经验关系,还要考虑到新情况,特别是要注意结构变化对不同种类经济指标之间关系的影响。

从全社会用电量来看,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率较低,与GDP增长率的差距拉大,同经济结构的变化有关。因为在我国的电力消费结构中,工业生产所消耗的电量,占我国全社会用电量的70%以上(2014年占72.3%),工业部门生产每单位增加值所消耗的电量,要比服务业高得多。从三次产业的结构来看,今年上半年由于第二产业尤其是工业生产的增速降低,而服务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本身会导致全社会用电量增幅的放缓。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2015年上半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增速为6.0%,与2014年上半年相比仅下降了1.2个百分点,这比用电量增速的下降幅度也要小得多。因此,工业电力消耗增速明显下降的原因,还需从工业生产结构变化中去寻找。在我国工业的41个细分行业中,电力消耗主要集中于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纺织业、金属制品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等八大高耗能行业。2012年,这八个行业的用电量,占全部工业用电量的71.4%。2013年,这八个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占全部工业的39.5%。也就是说,这些行业用电量的变化对全部工业的影响要明显大于对工业销售收入和增加值的影响。今年上半年生铁产量同比下降1.3%,粗钢产量同比下降2.3%。化工行业中,烧碱产量同比下降1.9%,纯碱产量同比增长1.8%,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了5.1个百分点。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中,水泥产量同比下降5.3%,平板玻璃产量同比下降4.2%。煤炭行业中,上半年煤炭产量约17.9亿吨,同比下降约5.8%;焦炭产量同比下降3.4%。可以看出,除了有色金属行业的产品产量增速较上年有所加快之外,几个耗电强度较高的行业,主要产品的产量同比要么下降,要么同比增速明显下降,这是导致今年上半年工业用电量出现轻微下降的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我国一些附加值高、能源消耗强度低的产业,2015年上半年增速明显提高。上半年中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速高将近5个百分点;生产集成电路509亿块,同比增长9.2%,产业销售额为1591.6亿元,同比增长18.9%;光电子器件产量达2450亿只,同比增长27.5%。这说明在国家调整产业结构相关政策的影响和市场供求关系的引导下,我国工业生产结构正在朝着降低能源消耗、提质增效的方向进行调整。

从货运量的变化情况来看,由于煤炭、钢铁、水泥等行业在进行调整,主要产品产量下降,对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产生了较大影响。根据统计数据,在我国货物运输中,煤炭、钢铁、金属矿石等产品的运输量比重大,2013年曾占国家铁路货物运输总量32.2亿吨的74.5%。但今年上半年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10.2亿吨,同比减少1.27亿吨,下降11.1%;主要港口发运煤炭3.3亿吨,同比下降3.2%。上半年国内铁矿石原矿产量63490万吨,同比下降10.7%;铁矿砂进口45291万吨,同比下降0.9%。这些因素是导致货运量和货运周转量增速下降的重要原因,但这些因素对经济整体增速的影响相对较小。

总体来看,上半年主要经济指标的变化确实有一些不太符合过去的经验,但这些变化更多是由经济结构的变化引起的,正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国家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把重点放在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的政策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并不意味着经济数据之间的不协调。我们应继续跟踪经济运行的变化,做进一步的深入分析。既要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推动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又要重视并及时发现、果断处理可能发生的各类矛盾和风险。要加深对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认识,并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巩固经济运行稳中向好的势头,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张晓强)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