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高速增长中蕴含着新变化新亮点新动能
 
【时间:2015年10月23日】 【来源:中央政府门户网站】字号: 【大】 【中】 【小】

    今年以来,世界经济继续调整分化,经济增长持续低迷,我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党中央、国务院保持战略定力,加大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的政策力度,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加大定向调控力度,促进多重目标、多种政策、多项改革的平衡协调,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积极推进,动力转换逐步加快,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经济仍处于合理区间,“稳”的态势没有变动,“进”的势头没有减弱,“转”的进程没有停顿,经济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我们要主动认识和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正确看待经济运行中出现的新现象和新变化,增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

    一、“稳”的态势没有变动

    经济增速缓中趋稳。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87774亿元,同比增长6.9%。第三季度增速与前三季度持平,比一、二季度下降0.1个百分点,经济增速降幅明显收窄。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经济持续低迷,新兴经济体增速明显放缓,大宗商品市场大幅波动情况下,我国取得这样的增速实属不易。前三季度的增速依然处在7%左右的合理区间,由此形成的增量仍然很大,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依然强劲。

    居民消费价格平稳。前三季度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4%,涨幅相对平稳,与上半年基本持平。从各月走势看,1—8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幅处于0.8%—2.0%之间,9月份又回落到1.6%。构成居民消费价格的八大类商品和服务价格同比“七升一降”,总体平稳,其中食品、能源价格受外部因素影响涨跌互现、波动较大。剔除上述两项之后,核心居民消费价格各月波动幅度不超过0.5个百分点,更加平稳。

    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大力推进创业创新,前三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66万人,已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三季度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9月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5.2%左右,劳动力市场求人倍率继续超过1。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与我国人口结构变化、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新增劳动力就业压力减弱有关,但更重要的是,随着我国经济规模的扩大和结构调整的加快,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不断增强。

    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367元,同比增长9.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7%,比上半年加快0.1个百分点,高于经济增速0.8个百分点。自2014年发布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结果以来,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已连续7个季度超过经济增速。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缩小。前9个月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297元,实际增长8.1%,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512元,实际增长6.8%,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于城镇1.3个百分点。

    二、“进”的势头没有减弱

    服务业发展增势持续。前三季度,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比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快1.5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增速快2.4个百分点,连续13个季度实现“双超越”;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1.4%,高于第二产业10.8个百分点。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下,我国服务业技术、管理、市场和商业模式创新层出不穷,新兴业态不断涌现。前9个月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超过10万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由此带动快递业务量同比增长46%。服务贸易保持较快增长,增速远高于货物贸易,对提升我国制造业价值链发挥了重要作用。

    制造业水平不断升级。在传统比较优势减弱的同时, 随着“互联网+”、跨境电商、智能制造等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的引入,传统制造业焕发新活力。汽车、家电、机械等传统行业加速拥抱互联网,制造服务化和跨界融合趋势更趋明显。部分企业开展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和众包研发模式,新产品研发和市场开拓能力明显增强。智能化生产模式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2014年工业机器人年销售量约5.6万台,约占全球1/4。

    消费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增强。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和中等收入群体扩大,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5%。三季度各月同比和环比均呈现小幅上行态势。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8.4%,比去年同期提高9.3个百分点。消费结构调整态势明显,健康、旅游、娱乐等服务性消费热点持续升温,消费需求潜力进一步释放,以网购为代表的“互联网+流通”拉动消费增长的作用越发显现,前9个月全国网上零售额达到25914亿元,同比增长36.2%,已连续19个月保持在35%以上的增速。

    科技创新的作用持续提升。随着我国创新要素的不断累积和活力释放,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进一步提升。研发投入持续增加,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超过2%,科技创新能力特别是企业技术研发能力稳步提高,高铁、航天、深潜、超级计算机等一批关键技术领域取得重大进展,基因检测、医疗器械、机器人、卫星导航等新兴产业加快成长,前三季度高技术产业增长10.4%,增速比工业高4.2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到11.6%。

    三、“转”的进程没有停顿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活发展动能。这一轮创业创新活动与“互联网+”深度融合,推动技术、人才和资金等高端生产要素的聚集,催生一大批需求导向和大众参与的创新型企业。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已成为全球前十大互联网公司。传统企业“触网”,深化线上线下(O2O)融合,众筹、众包、众扶、众创等双创支撑平台加快发展。深入推进商事制度改革,激发了大众创业活力,前三季度,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315.9万家,同比增长19.3%,其中三季度平均每天新增1.2万家。

    增加公共产品供给广泛惠及民生。加快棚户区改造、中西部铁路和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既稳增长,又惠民生,既利当前,又利长远。前三季度棚户区改造开工524万套,已完成全年目标的90%,城镇中低收入人群 “住有所居”的状况进一步改善。中西部铁路投资建设力度加大,截至9月末,全国铁路完成投资4919亿元,中西部铁路占71.4%。172个重大水利工程已累计开工73个。高速宽带网络建设加速,提速降费持续推进。随着交通、信息基础设施网络的不断改善,各类公共服务覆盖范围扩大,可及性提高,有效改善了民生,促进了商品、资本、信息、人才的流动和优化配置,增强了经济发展的动能。

    体制改革激发市场活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三管齐下,“三证合一”“一照一码”全面实施,进一步改善了营商环境,激发了市场主体创业创新的积极性。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积极落实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有效降低了小微企业税负。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迈出重要步伐,存款利率上限放大到1.5倍,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改革取得突破,资本账户双向开放程度进一步扩大。金融行业准入限制不断放宽,5家民营银行获批开业,众筹、移动支付等互联网金融不断壮大。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相关意见发布实施。体制机制的不断创新,增强了市场主体活力和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

    双向开放推向更高水平。我国贸易结构不断优化,加工贸易比重逐步缩小,服务贸易快速增长,中国的产品和服务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持续提升。前三季度,加工贸易比重下降到34.7%,服务贸易增长13%左右。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继续扩大,尽管制造业外商投资步伐有所放缓,但服务业投资保持相对稳定增长,前三季度实际使用外资949亿美元,同比增长8.6%。“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推进,对外投资快速增长,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取得重要成果。我国发起成立亚投行,启动运营丝路基金,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为经济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四、全面认识经济运行的新变化和新现象

    我国正处在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的关键期,短期和长期因素相互交织,总量和结构问题相互叠加,国际和国内经济相互影响,形势的复杂性、关联性、不确定性超过以往。一些原有的比例关系被打破,新的平衡关系需要重建。在这种情况下,要全面地、辩证地认识经济运行中出现的一些新变化和新现象。

    经济短期放缓不改长期向好趋势。我国经济增速放缓是经济增长阶段和动力转换的必然结果。从国际经验比较看,绝大多数经历过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到第四个10年经济增速都低于4%,我国仍能保持7%左右的增长率,表明我国经济仍具有很强的韧性、发展潜力和回旋空间。从中长期趋势看,我国有条件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一是创新驱动力不断增强。本世纪初,我国的R&D投入在全球仅排名第九,而2012年我国R&D投入已超过日本,成为全球R&D投入的第二大国。2013年,我国已成为全球三种专利的授权量最多的国家。2014年,我国R&D投入占GDP的比重达到2.1%,超过欧盟当年的平均水平。随着我国科技投入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业成为创新主体,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提高,创新驱动将逐步替代要素驱动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二是人口数量红利向人口质量红利转换。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高等教育年毕业生数量最多的国家,2014年毕业的大学生数量超过700万,劳动年龄人口和新增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达到9.6年和12.7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30%,具有高等教育文化程度人口超过1.2亿,这一数量接近于日本总人口。高素质劳动力队伍的形成,不仅有利于抵偿人口数量红利的衰减,也有利于提高我国的人力资本积累水平,为迈向中高端水平储备更多的中高端人才。三是挖掘传统动力的空间广阔。目前,我国城镇住房成套率不足80%;每千人汽车拥有量100辆左右,仅相当于美国的1/8、德国的1/6和韩国的1/3;单位劳动力固定资本存量不足美国的20%。挖掘房地产、汽车等传统领域的潜力,加快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仍可以打开消费和投资需求的巨大空间。四是全面深化改革将进一步增强发展动力。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做出战略部署,改革步伐明显加快,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国有企业、投融资体制、财税金融体制等牵动全局的改革,将释放更大的制度红利,为经济持续增长提供不竭动力。

    指标关系调整反映经济转型升级动向。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从表象上看是经济增速放缓,但本质上是经济结构调整和增长动力转换。在这个过程中,主要变量之间的关系会发生明显变化,事实上是经济转型升级和发展动力转换的具体体现。例如,用电量与经济增速相关性减弱,有人据此质疑经济数据质量,但却忽视了产业结构升级和能效提升的作用。随着服务业比重提高、高耗能行业增速大幅下滑,用电弹性系数会明显下降,前三季度我国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降至0.12左右。从国际经验看,日本等典型追赶型经济体在转型期间都出现了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明显下降的情形。再如,货运量与经济增速之间的相关性下降,主要是重化工业产能过剩、能源结构和运输方式调整的结果。随着我国重化工业产品需求达到或接近峰值,对煤炭、铁矿石等大宗能矿产品的需求明显收缩,铁路、海运等运输量也随之下降。又如,有人质疑我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过快、总体偏低,但事实上近年来在劳动力和资本积累持续放缓的同时,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已出现止跌回升态势。根据最新测算结果,1978—2014年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3.7%,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8%。金融危机后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速一度有所下滑,但近两年来逐步回升至接近2%的水平,保持了技术追赶的态势。随着增长阶段的转换,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将更加凸显。

    资本市场短期波动有利释放风险和完善机制。6月下旬以来的我国股市连续大幅调整,有关部门采取一些临时性的救市措施,避免了市场恐慌情绪进一步蔓延,确保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从长期看,资本市场走势和经济基本面密切相关。但由于流动性、市场信心和投机等因素的作用,资本市场短期往往会背离基本面,甚至出现较大的起伏。这种动态调整,客观上说是市场经济运行的一部分,是市场价格发现机制的一种体现。通过调整,可以及时纠正错误和释放风险,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这次股市调整和救市过程也暴露了监管机制方面的不成熟不完善之处,值得认真总结和反思。世界主要发达国家股票市场的成熟过程,其实都是面对市场大幅调整中不断纠正和完善的过程。这一轮股票市场大幅调整和政府积极应对,有利于局部风险的释放,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市场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积累市场监管经验,增强风险意识,有利于推动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和政策完善,以实现动态的、全局的、更长时期的市场稳定。

    中国与世界互动效应增强需要相互调适。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已占全球的13%左右,近年来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保持在20%以上,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大的贡献者。我国加快融入全球经济,经济发展不仅受到国际环境的多方面影响,同时还通过贸易、投资、金融等多种渠道关联影响到世界经济。随着中国经济的外溢效应逐步显现,国际社会对我国市场变动的关注度和敏感性也明显提高。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我国在相当程度上发挥了重要的稳定作用。今年6月下旬以来的国内资本市场波动,8月11日汇率形成机制调整,都引起了国际社会前所未有的关注。这也表明,随着我国经济体量的增大,国内经济形势和市场变化的对外影响也在加大,我国与世界经济的互动效应正在增强。我们要适应这种变化,国际社会也需要适应这种变化。

    综上所述,我国经济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发展的韧性、潜力和回旋空间巨大,但对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也要有足够的认识。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各项部署,坚持发展是硬道理不动摇,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充分激发全社会创业创新热情,充分调动各方面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努力实现全年的预期目标,为“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奠定良好基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王一鸣)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