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要闻 > 正文
 
自贸区的“加减乘除”—晒一晒自贸区扩容一周年的成绩单
 
【时间:2016年04月22日】 【来源:中国政府网】字号: 【大】 【中】 【小】

新华社北京4月21日电(新华社记者)2015年4月,中国的自贸试验区版图从上海扩大到广东、天津、福建三地。扩区一年来,自贸区交出了怎样的“答卷”?记者近期在沪粤津闽实地走访,尝试用“加减乘除”运算法,观察自贸区战略给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变化。

加:一年新增企业逾10万家 扩规模更增活力

自贸区办得如何,企业落户是最好的“投票器”——2015年,上海自贸区新设企业1.8万家,天津自贸区新设企业超过1.4万家;广东自贸区新设企业超过5.6万家;福建自贸区截至今年3月底新设企业超过2.6万家——粗略统计,一年来四大自贸区累计新增企业超过10万家。

自贸区带来的不止是经济总量的增长,还有活力的增强。在上海,自贸区以全市1/50的面积,创造了1/4的地区生产总值。在广东,34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自贸区,当年吸引合同外资量占全省的43%。

以开放促改革、促创新,是自贸区最鲜明的航标。特别是在现代服务业方面,一大批“国际高手”借道自贸区进入中国市场,搅活中国经济“一池春水”。

与支付宝、微信等“扫码”派形成激烈竞争的苹果“闪付”,去年通过在上海自贸区注册苹果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进入国内市场。苹果的杀入不仅让中国的第三方支付产业保持高速发展,还给百姓消费带来更多选择。

知名美资企业特百惠,今年3月专程至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致谢。过去的大半年里,依托自贸区释放的改革红利,特百惠不仅完成了工厂的搬迁,还将亚太区研发中心从日本迁至南沙。“如果没有改革带来的特色通关服务,我们的计划不可能实现。”特百惠(中国)有限公司供应链总监刘存明说。

减:看得见的时间成本 看不见的机会成本

作为自贸区最重要的“用户”,企业选择自贸区,原因很简单:成本更低、机会更多。

“现在的活越来越好干了。”福建自贸区平潭片区从事中介服务的陈以麒,日常工作就是“跑行政服务大厅”。“以前企业注册要把工商、质检、税务等六七个部门跑个遍,交三十几份材料,简直‘跑断腿’。现在一个窗口、盖一个章,3个小时内就可以办结取证。”

不止企业注册,通关成本的降幅同样明显。福建自贸区实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后,货物申报时间从4个小时减至5—10分钟;船舶进出境申报时间由36个小时缩短到2.5个小时以内,每个集装箱通关可减少费用600元……

自贸区怎么没有税收优惠?这是自贸区挂牌之初,很多企业“抱怨”的地方。但随着改革的推进,包括通关、物流成本在内,自贸区为企业带来的“红包”越来越多。

注册在上海自贸区的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总经理邱建华告诉记者,自贸区内的大宗商品市场采用人民币计价,在汇率频繁波动的今天,这为实体企业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汇兑损失。

除了看得见的时间和资金成本,自贸区让企业降低的,更多是看不见的机会成本。

年过古稀的中国足球名帅徐根宝,如今已经是西乙洛尔卡俱乐部的主席。去年借助上海自贸区企业准入“单一窗口”的服务升级,他及时完成了这起海外收购。“过去到境外投资手续太多了,可行性报告、验资、审计、填表,快的要三四个月,慢的半年以上,黄花菜都凉了。”

乘:从粤港澳、京津冀到两岸合作 辐射全中国

如果只是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高产”,那自贸区充其量也就是个“盆景”。国家赋予自贸区的责任,是“苗圃”和试验田,推动全国的改革创新。一年实践下来,这种乘数效应正在逐步体现。

“到去年年底,广东自贸区新入驻港澳资企业达2507家,入驻港澳青年创业团队近200家,有力推动了粤港澳合作向纵深发展。”广东自贸办主任郑建荣说。

天津自贸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蒋光建介绍,2015年天津自贸区引进的内资中,有43%来自北京和河北。许多企业在天津落户之后,又以优质的服务和产品反哺当地。目前,天津自贸区在京冀地区设立了10个“无水港”,实施京津冀海关通关一体化改革。

“两岸经济合作示范区”,是福建自贸区的战略定位。去年台湾最大的旅游机构雄狮旅游集团,在厦门片区成立合资企业。雄狮(福建)国际旅行社经理高庆表示,台湾领队在厦门培训合格并取得资质后,可以在相关旅行社挂靠上岗。“希望能将厦门的公司做成两岸合作的标杆,吸引更多台湾同业入驻自贸区。”

“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是四大自贸区的一致特点。率先实施境外投资备案制的上海自贸区,2015年办结境外投资项目636个,其中中方投资额229亿美元,相当于2014年的5.5倍,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桥头堡。

天津自贸区将重点放在“一带一路”投资上。天津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管委会副主任史继平介绍,区内3亿美元以下的对外直接投资,只需在自贸区备案即可。海航集团借道天津自贸区入股优步(估值接近80亿美元),成为天津史上规模最大的“出海”项目。

除:破解深层次障碍 一项试点牵动9部法规调整

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单兵突进已不能解决问题。对标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自贸区要破解的,是系统性、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障碍。试点的成果,往往以法制的形式巩固下来,推动改革继续向前。

去年年底,上海自贸区首创的企业准入“单一窗口”宣布延伸5项功能,包括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报关单位注册登记等。“看上去只是前台增加一两项功能,后台却要打破商务、海关等不同部门的信息‘割据’,这个工作比表面上的变化更有挑战性。”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宋鹏霖表示。

今年4月,国务院批准的“证照分离”试点在浦东新区全面展开。试点对涉及的116个行政许可事项,通过取消审批、审批改备案等5种方式进行改革,以解决企业“办证难”的问题。

“很多许可证,不是想取消就能取消,背后都有相应的法律和部门规章支撑。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试点必然涉及到法律法规的调整。”浦东新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蒋红军告诉记者。目前,“证照分离”涉及的9部法规、国务院文件和部门规章调整,已由新区政府上报等待批复。

观察人士指出,我国已拥有沪粤津闽四大自贸区。建议借鉴国际经验,推动制定符合我国实际的自由贸易园区基本法,为自贸区战略提供充足的法律保障。(记者 何欣荣、王攀、李慧颖、毛振华)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