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退休干部办公室
 
首页|工作动态|党建之窗|特派办动态|政策法规|生活服务|网上展馆|霞光漫天|学习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离退休干部工作网站  >  霞光漫天  >  老有所为 > 正文
 
没能理解的父爱
 
【时间:2018年07月31日】 【来源:离退休干部第五党支部】字号: 【大】 【中】 【小】

每年临近高考的日子,我的内心总会闪过一丝说不出的隐痛,这种感觉与我的父亲有关。

我的父亲已经去世20多年了。他曾是个军人。我十六岁那年,正赶上部队内部征兵。于是,我有幸穿上军装,子承父业,在父亲所属单位,当上了无线电报务员。记得那年,上级给了几个大学生选调名额。当时,全国还没有恢复高考,大学只招收从工厂农村和部队推荐的人员,不受年龄和文化程度的限制,只要政治合格,就能够上大学,称为工农兵学员。因为文革停课多年,能有机会再次走进学校,真是梦寐以求的事啊!我琢磨论背景,论能力,论技术,应该能选上。等了些日子,没有听到公开选拔的消息,却听说上学人员的名单都快定了。于是,我急切地跑去向父亲求救。没想到,父亲给了我这样的意见:你连初中都没有上,直接上大学可能读不下来,把名额让给更合适的人吧。我争辩道,那么多人不都没有上中学吗?他们行,我为什么不行?父亲语气更加坚定:不要和别人比,咱要品对自己的条件,做个实在的人!父亲的话像兜头一瓢冷水,把我的欲火浇灭了。在关乎女儿前途命运的大事上,不就向老领导,老战友们张口求个情么,有那么难吗?但,父亲始终没有动作,我就几次与上大学的机会擦肩而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深夜电台值班交班时,看着同宿舍的战友上学后留下的空铺,我心里的落魄委屈,无处发泄,只能蒙着被子哭湿了枕头。对于父亲,我怪他,怨他。好多年在心底里无法原谅他。

无助无奈的痛苦过后,心里倒觉得清明一些。补课!把没学过的,需要掌握的知识统统补上来。没想到,这一决心用了10多年时间才完成。从20岁到33岁,我从一个清纯少女,变成了孩子母亲。没条件,创造条件;没时间,挤时间学。有一次,怀里抱着发烧的儿子,手里拿着书背题,还执着地参加了第二天的自学考试。终于利用业余时间,拿全了从初中、高中、中专到高教自考大专的全部文凭证书。45岁那年,赶上机构改革,我毅然离开干了5年的处长岗位,选择去北京大学法学院经济法专业读研究生课程。经过两年寒窗苦读,在47岁那年,拿到了结业证书,完成学业,走上新的工作岗位。

我记得,那年,当我把自学考试大专毕业证拿给父亲看时,他抬起因脑梗后遗症非常不灵便的胳膊,抖动着双手,嘴里喃喃地说“我闺女真能干!”那一刻,我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假如当年父亲帮了我,让我如愿以偿去当个工农兵大学生,我还会用那么多时间去拼命读书吗,还会那么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追求知识吗?假如,当年父亲没有 “逼我”,我会有今天这样的学习力吗?父亲对女儿的培养,就像他在晋西北黄土高原老家种庄稼,有时需要“憋苗”。就是要采取措施压着它,防止小苗窜的太快,长不壮。经过憋苗,小苗根子扎深了,茎蔓长粗了,钻出土壤后,才能经受住高原风沙干旱严酷的自然环境的考验,顺利开花结果。当时并不理解,这是一种深沉的父爱!父爱是深邃的、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然而,父爱又是苦涩的,难懂的、忧郁而不可企及的。

所幸,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我终于理解了父亲的爱。这种爱浸透我的生命,贯穿我的一生,并形成坚韧朴实的家风,一直传承下去。(窦爱平)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