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影院拆迁肥了谁
 
【时间:2018年03月15日】 【来源: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审计局】字号: 【大】 【中】 【小】

冬风凛冽,寒意料峭。林彤接到市监察局和纪委对赵胜、胡涛二人开除党籍、限期退还侵占公共资金的处理决定。审计项目有结果了,林彤接近两个月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片刻松弛。

回顾项目经过,老影院置换所得房产一直处于无监管状态,赵胜、胡涛等人长期以个人名义将置换房产对外出租,电影公司私设“小金库”,伪造虚假合同等问题一点一点被审计人员揭示的过程仍历历在目……

初涉项目

2017年10月,市审计局接到组织部通知,组织审计人员对本市电影公司开展财务收支情况审计。该电影公司是市的国有企业,自改革开放初就一直存在,现在主要负责公益电影的放映业务,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有8名在岗工作人员。此次审计由丛副局长担任审计组长,曾多次参加大型审计项目的林彤担任主审,同时抽调了计算机数据分析高手张澜和葛芸作为审计组成员。

审计组在对电影公司账目审查过程中发现,早已于2009年拆迁了的老电影院依然按照原值挂账,审计的职业敏感性认为电影公司在固定资产管理上可能存在风险,有必要在今后的审计过程中将其作为重点审计事项。

探查现场

审计组决定先到被审计地点实地考察看看。电影公司坐落在市最繁华地带,是一个四层老式四合院,一楼的门市房全部对外出租。走进四合院,顺着生锈的老式楼梯向上爬,二三楼基本都闲置,楼道干净。来到四楼财务办公室,有两个人在。环顾四周,办公室里没有特别装修,使用的是老式课桌,一台台式电脑,墙上挂着一幅字画,毛笔、桌子上有未干的印台。财务科长是一个体态矫健的中年男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身深蓝色西装,白色衬衫。

林彤笑道:“您好,我是市审计局林彤,本次担任咱们单位审计项目的主审,以后在审计过程中我们肯定会经常打交道。”寒暄之后,大家坐下来开始了解工作。

“胡经理,我们这次来主要是针对本次审计中的一些事项跟您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并盘点一下现金、存货及固定资产。”林彤轻声说道。

“好,我们一定全力配合,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领导们多提宝贵意见。”胡经理面带微笑谦虚地说。

“咱们电影公司现在主要业务有哪些?这个办公楼的产权属于谁?”林彤问道。

“我们电影公司主要从事送影下乡的放映工作,按照上级要求,每个村每年至少集中放映一场。咱们这里600多个村,我们总共8个职工,需要大家加班加点干才能完成任务。放映经费是由政府补贴的,在账上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胡经理胸有成竹地说道。

“嗯,对,我们在账上看到了你们公司确实有这方面的专项资金,而且咱们公司是将公益电影与自营业务分开来核算的,账目清晰,是专项资金管理方面的楷模啊!”林彤由衷道。

“这个四合院是什么情况?”林彤再次对胡经理避而不谈的问题重复道。

“噢,这个……这个四合院是我们公司的,电影公司刚成立时政府就划拨给我们了。不过,年头太长了,配套设施一直跟不上,基本上都空着没有使用……”胡经理略微动了一下身子。

“太可惜了,这可是黄金地带,周围的商品房可是寸土寸金啊!而且咱们一楼不是一直都有门市房么?这栋楼现在都干什么用呢?租金应该也不便宜吧?”林彤一连串的问题,像爆豆子一样蹦了出来。

“哦,对,我们一楼有的门市房是租出去了,不过,时间都不长,由于年久失修租金也少得可怜。”胡经理轻描淡写一番。

胡涛的这番话更加坚定了审计组的调查方向。“请把租赁合同拿给我们看一下吧。”张澜说道。

“租赁合同都是一个样式的,没什么特别,还有看的必要吗?而且我们单位小,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合同。”胡经理言不由衷地说。

林彤正色道:“胡经理,如果是个人行为是不需要签订合同的,但只要是以电影公司的名义对外出租,都应该有租赁合同。这个不会是以您个人名义对外出租的吧?”

“不,不,当然不是,这样,我去找找看……”胡涛连忙申辩。

迷雾重重

趁着胡经理去找合同的间隙,葛芸和张澜对现金进行了盘点,也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问题线索。一会儿胡经理拿着一摞合同走过来,不情愿地将合同放在桌上,“这些应该是你们要的合同,你们看看,看完了我就收起来。没什么价值的。”胡经理不情愿地说道。

“对不起,合同太多了,我们一时半会也看不完,需要带回去看,我们办一下交接手续吧。”张澜直截了当地说。

“这个恐怕不方便吧?合同我们随时都需要用,你们就在这里查查吧!”胡经理抚了一下头发,直接拒绝了张澜的要求。

林彤说:“胡经理,根据《审计法》第三十七条的有关规定,你们有义务配合我们提供审计需要的资料,若你们需要随时用到,麻烦给我们提供一下复印件吧!”经过审计人员的再三坚持和两个多小时的周旋,胡经理请示电影公司经理赵胜之后,无奈地摆摆手,终于同意审计人员将租赁合同带回审计局。

林彤又改变话题问道:“胡经理,我们老电影院不是都已经拆了么,怎么还按照原值挂在账上?”

胡经理笑笑说:“哦,当时按照开发协议,开发商承诺给我们置换房屋,就在旁边那个盛源大厦的四至七层。不过,由于这个大楼一直没有验收,所以我们一直没做房屋产权登记,因为没有接到任何单据,我这里也就一直没有进行账务处理。说实话这个事都是我们总经理直接处理的,大厦建成这么长时间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可是,据我所知,盛源大厦的四五层应该是景致电影城,而六七层是hello K歌中心,那些原来是你们的资产啊。你们这边有什么登记么?而且我在账上没看见相关的租赁合同和租金收入啊!”张澜敏锐地提醒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这个都是我们总经理负责的,我们处理问题都要看上面的意见……”胡经理连忙申辩道。

“胡经理,你刚刚给我们的这些租赁合同里面有盛源大厦的租赁合同么?”

“哦……那个当时应该是签的协议……好像说是用房租抵顶装修费,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这个都是我们领导管的,我不知道这方面的工作,领导现在出差了,等他回来我跟他了解一下情况再给你答复,你看怎么样?”胡经理有些尴尬,含糊不清地说。

“好的,胡经理,请把当时签订的协议拿给我们看一下吧!”

“关于这个大楼的协议都是赵总一手管的,我们这里没有,这个等我们赵总回来再给你们提供吧。”

电影公司是国有企业,如果老影院房屋置换持续处于无人监管状态很容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审计人员紧绷了神经,这种固定资产管理松懈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是工作常态还是蓄意所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胡经理,请您带我们到对面大楼走一趟,了解一下你们固定资产的具体情况可以吗?”林彤说。

他们一行几人来到对面大楼,乘电梯到四楼。这里是全城最大的景致电影城,装饰豪华气派,服务热情,室内面积要比六七楼宽敞。五楼有三家公司租赁,是做资产投资、美容会所的,一个工作室暂时闲置,正在装修。六楼是装修风格非主流的K歌中心,门口两个小伙子45度鞠躬欢迎。

“欢迎光临。”一个敦实的小伙子迎了出来,“你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你好,我们是审计局的,现在正在审计电影公司的账务情况,你们经理在么?”林彤礼貌地问道。

“我们王总的办公室在七楼,请跟我来。”一个体型矫健的中年男子接待了审计组。林彤出示工作证,并对王建说道:“王经理,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咱们公司房屋租赁方面的问题,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请问咱们这个公司是从什么时间开始营业的?什么时间租赁的电影公司的房子?请把您的房屋租赁合同给我们看一下。”林彤直奔主题。

不一会儿,王建将一份合同递到林彤面前。

“请问,咱们公司是什么时候开始营业的呢?”林彤一边浏览合同一边询问道。

“2012年签订合同开始装修,2013年正式开始营业。”王建始终保持着微笑,眼睛微眯。

这时审计组发现合同条款上面赫然写着租金每年20万元,自2012年生效。一番询问,王建矢口否认K歌中心这几年没有交房租,并向审计人员提供了由赵胜本人开具的收款收据。继续走访,在景致电影城及其他公司也发现了这种收据。

疑团就像迷雾一样絮绕在审计人员的脑海,这样的收据到底还有多少份?这种行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猫腻?每年将近80万元的租金收入所去何方?置换房为何迟迟不入账?

水落石出

夜幕降临,已是深秋却还是燥热不堪,审计人员全无睡意,深夜仍埋头在审计资料之间。审计问题犹如乱麻千头万绪,最终审计组还是决定从实际资料出发,再捋一遍手头上的账表,再翻一遍堆积如山的审计资料。

当林彤再次翻看2012年的记账凭证时,9、10月份两笔收款记录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清楚地记载着景致电影城和K歌中心的房租收入40万元,也就是说房屋搬迁协议约定其实是要求交租金的!沉闷的气氛一下子荡出了涟漪,大家活跃起来。顺藤摸瓜,分头合作,很快张澜在2013年10月份的账本里发现了同样一笔资金收入,可是在2014年及以后的记账凭证中却没有发现这笔资金……

面对审计瓶颈,审计组召开讨论会,大家各抒己见。最后林彤综合了大家的意见,认为本次审计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原影院及影院招待所房产拆除后置换的新办公楼共7000多平方米,这笔巨大的隐形资产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二是房屋租赁收入所去何方,被“私吞”的可能性有多大;三是审计的重点人物——赵胜是否有可能以个人名义对外出租房产。

针对疑点,审计组决定从电影公司门市房租赁合同入手,由葛芸汇总租赁合同,查找租赁合同的规律性,比对财务数据分析。小葛汇总租赁合同发现电影公司门市房的租赁收入每年约为50万元,而电影公司的账上自2014年至今却只有40万元的租金收入,其他的租金收入在哪里?

打铁趁热,审计人员一刻也不愿意耽搁,当太阳从遥远的东方升起来时,每个人都精神抖擞,商量对策。林彤再次打电话与胡涛沟通,询问电影公司经理出差是否回来,并提醒如果有隐瞒的账本,请尽快出示。

第二天一大早,当习惯早起的林彤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办公大楼时,注意到一辆豪华商务车早就等候在审计局门口了,一个温文尔雅的成熟男人和胡涛经理同时下车。男人西装革履,举止气派,在胡涛的陪同下大踏步向林彤走来。不难判断,这应该就是故事的主角赵胜了,胡涛小碎步跟在他的身后,小声嘀咕着。

“你好,林科长,我是赵胜。项目开始这么长时间才到您这里来报到实在是事出有因啊!请您多多谅解!”赵胜热情地打招呼。

林彤跟赵胜和胡涛打了招呼后,一行人来到四楼——林彤的办公室。这时,张澜和葛芸还没到,胡涛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了林彤的面前,“林科长,您看我去出差这么长时间也没给大家带什么礼物,一点小意思请您笑纳。”赵胜说道。

“赵经理,这是什么意思?请您赶紧收回去!”林彤将信封退还给了胡涛。

几句寒暄之后,大家陆续赶来,林彤直奔主题:“赵经理,盛源大厦房屋租赁合同您先给我看一下吧?”

胡涛看了赵胜一眼,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从包里把租赁合同掏了出来放在审计人员的手里,“这个是租赁合同。”

赵胜说道:“今天我们过来是就有些问题解释一下,很多都是出于无奈,请领导理解我们的难处。”

“嗯,希望您可以实事求是地讲,葛芸你做一下记录。”林彤说。

赵胜开始大倒苦水:“我们办公大楼那个四合院破旧不堪,根本租不到好价钱。二三四楼基本是空置的,只有一楼的几个房子租了出去,一年也没几个租金。我们不像其他机关事业单位那样是财政发工资的,我们只能将房租收入作为奖金或者加班餐费发给员工了。单位的员工工资少得可怜,而且还要整天到基层去放电影,每天熬夜都得到十一二点的,很辛苦。这个账目其实我在这个小本子上记得都很清楚。您可以看一下,我真的没有私吞这笔钱的。”说着,胡涛将一个笔记本大小的账本拿到了林彤面前。林彤看了一下,字迹工整,一看就是多年的老会计做的账。

“所有的钱都登记在这上面么?你个人有没有谋取私利的行为呢?”

赵胜乍听惊起,信誓旦旦:“没有,没有,这个真没有。”林彤让张澜作了一下取证,“赵经理,这个我们需要做一下取证,请您配合一下。”赵胜战战兢兢地在取证单上签了字。“你这本账簿我们需要留下来,为方便核对请您把这本账簿涉及到的凭证也给我们提供一下。”

“赵经理,请您说明一下盛源大厦房租的事情吧。”林彤接着说。

“哦,这个是这样的,因为盛源大厦一直未办理验收,我们考虑到房子闲置着是资源浪费,就先将房屋租了出去。你也知道KTV和电影公司的前期投入比较大,我们前期签订的合同收费偏高,所以就免去了他们这几年的租金。”赵胜说。

林彤翻看着手头的租赁合同,发现这份合同竟然和从王建手里拿到的租赁合同内容截然不同!这份合同上只有赵胜和王建的签名,并没有加盖公章,这难道是一份假合同?而这份只有签名没有盖章的合同意味着什么?林彤将从王建手里拿到的那份合同拿出来放到赵胜的面前,正色道:“赵经理,请您解释一下吧!”

赵胜扶了一下眼镜,看了看两份合同接着说道:“我刚才说过了,这份合同是在2013年签订的。由于租户普遍反映前期装修投入费用大,这个是对2012年那个合同的补充。”

“对不起,打断一下赵经理,这份租赁合同是在什么情况下签订的,你们是经过会议决定的么?请提供一下会议纪要。”

赵经理摸摸头说:“这个,这个是我和王经理签订的,没有其他文件……”

“赵经理您看一下这个。”林彤将从王建及其他租户手里拿到的收款收据复印件递给赵胜,“经过我们仔细查看,在电影公司的记账凭证上没有发现这笔收入,在你的这个记账本上有吗?”林彤看向胡涛,“没有吧……好像……”胡涛结结巴巴的说,眼神瞟向赵胜。面对这铁证,赵胜也无言以对,他“坦言”道:这部分钱是被他用在“公事”上面了,公司经费里那些招待费根本不够花,作为公司领导他需要处理各种关系……。

审计项目终于得到了进一步的突破,审计组越战越勇,乘胜追击,不敢有丝毫懈怠。

几天之后,正在忙碌的审计组接到了赵胜的电话:“林科长,您好,晚上有时间吗?你看审计项目开展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请大家吃个饭,今晚上大家聚一聚吧。”林彤礼貌地拒绝了。

赵胜接着说:“你看能不能网开一面,放我们一马啊?都是给公家办事,没必要这么苛刻嘛!”

林彤再次拒绝时,赵胜急了:“你们不要太过分,这么点小事,至于吗?弄僵了对谁都不好!”话已至此,林彤只能挂机。

经过审计人员的仔细比对,将新账簿与原先取证的账册和租赁明细表进行对比分析,数据显示:租金收入并非如赵胜所说作为费用列支,事实上2014-2017年记账凭证中至少有80万元的租金收入,是以奖金的形式直接支付给赵胜、胡涛的!而赵胜、胡涛两人却说他们已经将这笔费用花在了公务接待和给同事的奖励上,只是用他们的户头代收;加上前期整理的盛源大厦的租金收入约为160万元,总共有240万元的资金收入不知所踪!

林彤请示分管领导丛副局长下一步行动。丛副局长当场表示:“务必将项目查清查透,绝不放过任何中饱私囊、营私自肥的行为。”取得主管领导审批同意,执行了相关手续后,审计组有针对性地跟踪银行存款动向,顺藤摸瓜,发现赵胜、胡涛两人的银行账户上并未将上述资金用于支付,而是用这笔钱购买了某银行的理财产品,几经周折,终于将租金追回。

审计组从固定资产现场监盘入手,顺藤摸瓜查出账外资产、私设“小金库”、谋取私利等问题的案件线索移送纪检监察部门处理,并以专报形式向市政府主要领导作了专项汇报。如本文开头所述,市监察局和纪委已对该案件做出处罚处理。(刘丽娜)(本文所涉及人员均为化名)

【关闭】    【打印】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19011981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