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库”现形记——查处某事业单位多个“小金库”纪实
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小金库”现形记——查处某事业单位多个“小金库”纪实
 
【时间:2018年05月14日】 【来源:浙江省舟山市审计局】字号: 【大】 【中】 【小】

2017年6月,审计组指派老顾和小崔两名业务能手对情况复杂的某事业单位B中心做重点延伸审计。两位审计人员抽丝剥茧,斗智斗勇,终于揭露出B中心长期私设的11个“小金库”。

心生疑窦

两位审计人员首先查阅了前几年实施的行政事业单位资产管理情况审计、涉农资金管理情况专项审计调查等项目档案,经过仔细分析,初步圈定了B中心的业务风险点所在,并确定了审计的重点和切入点。

第二天,老顾和小崔两人如约来到B中心,直接找中心主任贺某谈话。在问到B中心下属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否已注销、结余资金怎么处理时,贺某说,“合作社均已变更出资人,转让给农民了。结余资金留在原合作社。”

“这么说结余资金无偿给第三方了?不对呀!”老顾回道。

贺某愣了一下,感觉失言,马上改口说:“农民合作社只是进行了形式上的转让。”

感觉触到了隐情,老顾和小崔迅速结束了与贺某的谈话,来到财务室。

老顾问:“合作社的账册呢?”

财务室郭某答:“账册在档案室,对账单在这。”说着,从桌上的一堆资料中抽出了一叠银行对账单。

从对账单看,那些资金的确还在。“既然结余资金还在,怎么还扭扭捏捏不提供审计要的资料呢?”老顾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这时,老顾发现资料堆里有个笔记本,露出一个角。老顾把它抽了出来,随手一翻,看到本子的最后一页有一条记录:支出两万余元,余额给顾某。

正在盘点现金的郭某发现老顾在翻看笔记本,马上凑了上来。老顾明显感觉到了郭某的紧张和不安。

老顾马上问道,“这是什么钱。”

小郭回答道,“私人的钱。”

旁边另一名会计人员帮腔说:“郭姐的丈夫是开理财咨询公司的,我们单位好多同事的钱都委托她丈夫理财。”

真是这么简单吗?要是受托理财,怎么没记录时间、金额、姓名等详细的内容呢?为什么仅有这样一条记录呢?翻看笔记本的时候,郭某为什么这么紧张呢?……老顾的疑问更多了。

初战告捷

老顾立刻想到,会不会有其他保险箱?在综合管理科,老顾真的又发现了一个保险箱。正好,保管保险箱的李某也在。老顾说明了来意,要求李某打开保险箱。保险箱被塞得满满的,其中有10余个存折和2张理财产品认购单以及部分现金,均以李某名义开设。老顾迅速浏览了一下存折的收支情况,发现存折开设时间跨度长、资金进出金额大、笔数多,部分存折余额已为0,部分存折尚有余额。

李某解释说,理财产品认购单是她自己个人的;几个存折是其管理的C专业合作社的过渡户,因C专业合作社主营蔬菜配送业务,货款以现金结算为主,开设过渡户以方便结算用,进出资金可以与现金日记账对应;另外还有几个存折是中心职工集资经营的一个葡萄基地项目的,与B中心无关。

真如李某所说的那样吗?在那么多笔资金中,没有从B中心或下属单位套取的财政资金或国有收入?

于是老顾决定逐笔核对存单上的资金。连续一星期,老顾和小崔一刻不停地梳理这堆材料和不断被逼出来的新材料,深究细挖,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功夫不负有心人,审计查实了C农民合作社通过少计收入、虚列支出等方式套取现金约18万元置于账外,通过第三方套取财政专项补助10万元等事实。

同时,老顾对所谓的职工集资的葡萄基地项目进行源头追溯,查实所谓职工集资的葡萄基地项目,实际是由B中心申报的、财政补助资金形成的账外资产。该账外资产的经营利润未纳入账册管理,涉及金额计160余万元。

乘胜追击

李某保管的这些存折所涉及的资金梳理清楚了,但郭某保险箱中的疑问还没打消。顾不得休息和放松,老顾和小崔开始查寻新的突破口。根据审计经验,老顾认为农博会展位收入比较容易做手脚,于是集中精力对该事项作进一步深入审计。

查看账册发现,近几年来,B中心账面均有农博会展位费收入,且金额基本相同。那展位费是不是全额入账了呢?老顾查看了展位费布展支出凭证,想从所附布展合同中判断参展企业数量。可是布展合同比较简单,没有明确的展位数量和标准。老顾决定从外围入手。

在查看市农林委网站中的部门动态时,网站中“B中心成功组织160余家单位参加XX农博会”的表述让老顾眼睛一亮。“太好了,有可以比较的数据了!”老顾马上将这一数据与入账的展位费家数进行比较,发现入账的企业数量仅有120家。“另外40余家企业的展位费呢?会不会也置于账外了呢?”为进一步证实这个猜想,老顾找来具体经办人员进行了解。经办人所确认数量与网站动态中反映的参展企业数量吻合。

在铁的事实面前,贺某不得不承认部分展位费未入账的事实,并提供了历年参展企业家数和名单。根据贺某提供的资料,发现未入账的展位费收入有约17万元。

抽丝剥茧

为了更好地突破,审计组经过讨论,并报局领导同意,准备到银行查郭某的开户情况和交易明细。

第二天,郭某拿回来好几张纸,纸上密密麻麻的账号着实把老顾和小郭吓了一跳。以郭某名义在两家银行开具的存单、存折、信用卡数量竟然多达110余个,尚未注销的也还有10余个。老顾和小崔故作镇静,轮流做郭某的思想工作,向郭某讲明了私设“小金库”性质的严重性以及她作为保管人应负的责任,要求她积极配合审计。郭某犹豫了一会,终于说道:因为丈夫是做理财的,所以钱进出特别多,账户里进出的大部分是私人钱款,少部分是公家的钱,但分不清了。老顾和小崔觉得一下子是不可能弄清楚这么多账户资金情况的,于是先要求郭某确认目前余额中哪些钱是公家的,来源是什么了,并做了谈话笔录。

突破口终于打开,但老顾和小崔并没有感到轻松。接下来的几天,两人专心对郭某的账户进行了分析、筛查、印证,查实了B中心私自设置多个“小金库”的事实,包括通过虚列停薪离岗人员奖金套取现金50余万元、土地转租收入30余万元未入账等。

彻底突破

然而,在上述“小金库”中,均没有与第一天发现的那本笔记本上记录相符合的内容。“笔记本之谜”还没解开,是不是笔记本中提及的那个顾某(B中心副主任)或其他人还保管有其他“小金库”?

老顾和小崔商讨后决定查看顾某负责的B中心下属的F公司账册。老顾与小崔分头进行核实,老顾从F公司注册资金来源入手;小崔则查看B中心的会议纪要等外围资料,从F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入手。老顾发现,顾某等人通过向B中心及其下属单位的借款完成了F公司的注册,查实了F公司的大部分启动资金同样来源于B中心及其下属单位的借款。小崔那边也有实质性的收获,发现F公司的人事任免、重大经济事项均由B中心主任会议决定,F公司日常也由B中心进行管理。经多方取证查实,F公司实际为B中心下属单位,至少是由B中心控制的带“私营”帽子的单位。

对F公司的性质心中有数后,老顾和小崔找顾某谈话,了解F公司的管理模式和经营情况,并着手查看F公司的账册。很快,老顾和小崔发现,F公司的账册未足额反映承包经营费收入;另外,F公司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支出,且均由同一个人签字领取。在获得上述证据后,审计人员向顾某摊了底。顾某迟疑了一会,拿出了一本账外账。此本账外账除了有未入账的承包费收入和套取的工资性支出30余万元外,还有部分未入账的销售收入。事后,对于顾某用于存放“小金库”的信用卡,审计人员也予以了核实。

完美收官

从审计情况看,B中心实际管理和掌控的一些企业(包括农民专业合作社)均以该中心职工个人名义成立。那是不是还存在审计未发现的类似单位呢?是不是还存在其他“小金库”呢?

老顾和小崔借助互联网,对B中心人员注册的公司情况进行了逐一查看,很快查找到了2004年8月成立的G农特产经销部,经营者为顾某。从该经销部的名字和注册的经营场所分析,判断该经销部也像F公司一样,是由B中心设立并由其管理运作的经济实体。不过,该农特产经营部的名字已于2014年3注销。

在对农特产经销部账户进行查看分析后,审计发现了新的疑点:自2013年起,每年年初有一笔来自E会展有限公司的钱,金额在7万元至10万元,汇入后部分现金取出、部分汇入顾某信用卡,且其中一笔汇入至顾某信用卡的金额与最早在郭某笔记本上记录的金额相符。在铁的事实面前,贺某承认,那是B中心协助办理的“菜蓝子商品春节供应会”费用。

经过一个多月的斗智斗勇,B中心设置“小金库”的线索终于全部查实,经整理后移送给了市纪委,市纪委已立案审查。审计结束后,B中心主管部门市农林委积极整改,组成工作小组,对B中心进行全面整顿。(顾飞芬)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