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反被聪明误
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聪明反被聪明误
 
【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来源:江苏省张家港市审计局】字号: 【大】 【中】 【小】

“偷鸡不成蚀把米”,是对爱耍小聪明者的生动概括。C处Q所原所长老倪耍小聪明,自以为瞒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退休数年,平安无事。可谁知“小聪明”难敌审计的“大智慧”,贪婪的“小算盘”打不过审计的“大算盘”,他最终因挪用公款112万元、侵吞利息7万而被立案侦查,等待他的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有的放矢定重点

8月的天,骄阳似火。

2017年8月间,Z市审计局对S局进行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担任此次经济责任审计组组长的老陈,从部队到地方一直从事审计工作,见多识广,业务功底深厚。每次接到审计任务都要针对被审单位的实际,仔细琢磨,征求审计组成员意见,使审计方案有的放矢,切实可行。

S局下属事业单位多达16家,而审计时间紧、人手少、任务重,该如何确定审计重点,该如何寻求审计突破口呢?老陈组长请审计组成员集思广益展开讨论。

主审小杨汇报了前期对S局的审前调查情况: S局不仅下属事业单位众多,而且S局对这些事业单位当“甩手掌柜”,内控机制欠缺,管理松懈、混乱。另外,该局C处是唯一一家差额事业单位,每年都有大额非税收入。

小杨看似平常的汇报,引起了老陈的高度重视,联想到不少部门下属事业单位管理上存在的问题,老陈顿时眼前一亮。“池大、水深、水浑,肯定有鱼。”当即决定:机关下属事业单位管理乱象丛生,“病得不轻”,该好好“治一治”。

审计组决定将延伸审计S局下属事业单位作为此次审计的重点,并将C处作为审计“下手”的重要突破口。

往来账户现端倪

连续多日,审计组调取成员查看了16家事业单位的相关财务、业务资料,初步审核一无所获。在对C处审核时,也仅发现了部分物资采购未通过政府采购的问题。虽然出师不利,但审计组成员并不气馁。

单位没有什么问题本无可厚非,但管理如此混乱,难道真的没有问题吗? 审计人员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又重新认真仔细审查账册,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尤其对往来账户反复核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审计组成员在C处的账册中发现了一个看似寻常的疑点: C处与D公司的往来账户余额竟然多年来一直未变且数额不小。“这里头肯定有蹊跷。”审计组敏锐的感觉到,“数年没业务往来,难道这么多钱成了呆账、坏账?这家D公司是做什么的?……”小薛向C处谢会计寻找答案。不料,谢谢会计不加思索答道:“这件事是这样的,这个D公司其实是我们处的一个下属企业。”话未说完,谢会计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极力想纠正,但却难自圆其说。

一旁的审计组长老陈立刻察觉出了什么,不慌不忙问道:“哦,审计时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这件事?”

“D公司好几年前就没什么业务了,账户上都是些往年留下的存款,现在每年也就收点银行利息而已。”谢会计慌忙解释道。

“即便如此,D公司也属于我们这次的审计范围。”老陈说道。

在审计人员的一再要求下,谢会计极不情愿地拿出了D公司的财务资料。

审计人员粗略一翻,如同谢会计所说,账上除了利息收入外,几乎没有什么业务发生,早些年偶尔发生的几笔零星开支,也都属于正常合理的支出范畴。

依旧是一无所获。但直觉告诉审计人员,这账做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是不是隐藏着不正常的行为,甚至不可告人的目的呢?为什么提及D公司,谢会计那么紧张呢?

审计人员决定从细节入手,不厌其烦回头认真审核过滤着每笔进出款项的细节内容。果然不出所料,2013年该账册中有一笔异常的“利息”收入,附件不是银行的利息单,而是一张进账单,其付款人是一个叫老倪的人。

“这个老倪是谁?为什么他要将这笔钱转入D公司账户?”老陈追问谢会计。“老倪是我们下属Q所的原所长,早些年就已经退休了,至于这笔是什么钱,我刚进单位二年,不是十分清楚。”谢会计答道。显然,谢会计并非对此事一无所知,但不管审计组成员怎么追问,谢会计都一直坚持说不知情,再也不回答审计组成员的任何询问。

于是,审计组成员决定另辟蹊径,向当事人老倪寻找答案。

几经周折明缘由

老倪面对审计人员,十分热情,对审计工作赞不绝口,根本没有感到会有什么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审计人员突然问,“那笔利息是什么钱,为什么要转入D公司账户?”老倪像触电一般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一直侃侃而谈的他突然支支吾吾起来,含糊其辞道:“什么利息?这件事距离现在太久了,我一下子记不起来了。”之后,虽然,审计人员“步步紧逼”,老倪却不是推脱年纪大了,实在想不起来,就是装聋作哑。但心细如发的审计人员已从老倪前言不答后语中看到并揣摩出这里头肯定有问题。

审计人员看天色已晚,并没有纠缠下去,只是旁敲侧击地说,“这事你不说审计也会搞清楚的,审计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老倪可能做贼心虚,出门时差一点额头撞在门框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老倪不请自来,再次出现在审计组人员面前。

他拉着老陈组长的手,说道:“昨天我仔细回忆了一夜,终于想起来那笔钱是怎么回事了。多年前,C处为了弥补公用经费不足,截留了非税收入1000万元,并将这笔款项交由我负责保管。前些年,单位里知道这笔钱来龙去脉的人虽然不多,但我也快退休了,再由我个人保管这笔钱就不妥了。于是,我便将那1000万上交到了S局下属的另一家公司,而D公司账上那笔利息正是多年来这1000万所产生的利息。”

审计组立刻调阅资料,对老倪所说的事情进行核实。结果证实,老倪等人非法截留的非税收入1000万元数年,于2013年3月才上交,并且当时S局也已对相关责任人的违纪行为进行了处分。经询问相关人员,也证实了老倪所说。

真相果然如此吗?老倪前后判若两人的行为引起了审计组的格外警觉,总觉得老倪像是在演戏。他所谓的“回忆往事”像是演员在台上背诵准备好的台词,但演技拙劣。是什么原因让老倪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1000万的背后是否还隐藏了其他秘密?审计组成员不得其解。

峰回路转案中案

热浪袭人,路边的花草树叶被“烤”得打蔫。辛辛苦苦好些天,审计组成员掌握的都是些没有价值的“鸡毛蒜皮”。返程的路上,审计组成员你看我,我瞧你,情绪难免有些低落。

回到办公室,老陈沉默半响说道:“这事是不是得移送纪委做进一步处理,不能说他们内部处理过了,就这么算了。”

“对,说是已作内部处理,还不都是从轻发落,隔靴搔痒,不了了之。”小薛不甘心地说道。

这时,审计组小周轻轻嘀咕了几句:“老倪虽然主动上交了利息,但他会不会只是上交了部分,其他的他自己私吞了呢?毕竟,究竟有多少利息,其他人没有经手也都不知道啊。”

小周的话,让审计组茅塞顿开。“这么多年,这笔资金一直游离账外,还是老倪一人保管,究竟怎么存的?利息又是多少?只有老倪一人知道。结合其前后自相矛盾的‘表演’,我觉得老倪完全有作案时间、空间和动机。”小周不紧不慢接着分析道。审计组觉得小周分析透彻,言之有理,纷纷表示赞同。

一不做二不休,说干就干。第二天,审计组成员从银行调出对账单,经过核查,果然发现了“庐山真面目”。老倪果然没有如数上交存款,存在侵吞利息的情况,同时在2009年4月至2013年1月期间,还存在多次从该账户挪用资金他用的现象。

审计组成员带着从银行查到的证据,再次找到老倪。老倪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一根接着一根抽烟,低着头,答非所问,仅存的心理防线被击垮。

在审计人员的攻心之下,老倪经过长时间的沉默,终于承认:“本来,我以为这事过去那么久,不会被查到了。上次你们找到我,我思想斗争了很久,想着局里已经对此事处理过了,所以才说了那1000万和利息的事情,便心存侥幸,多次挪用的资金我都早已经填上了,账做平了,自己也退休了,总想侵吞存款利息的事,神不知神鬼不觉,总会瞒过去的。哪曾想,你们审计如此较真,不依不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你们的火眼金睛。”

经核实,老倪先后5次挪用公款,共计112万元,用于个人炒股,并侵吞了存款利息7万元,与审计查到的银行对账单完全吻合。现场审计结束后,该线索移交Z市纪委和监察委。日前,该案已由Z市监察委移交检察机关。检察机关已对该案提起公诉。(朱建中 杨玺 李娜)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