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得良饭店的起落
 
【时间:2018年07月09日】 【来源:山东省单县审计局 】字号: 【大】 【中】 【小】

看到曾经落魄的残疾人杨得粮过上幸福生活,对老齐来说比任何一顿大餐都过瘾。

2005年夏天,老齐被派到残联资金审计组,协助调查残疾人危房救助金的发放情况,调查中认识了A镇的受助对象杨得粮。

杨得粮,25岁,自幼父母双亡。原本他凭一手精湛的厨艺,在省城一家饭店做主厨,小日子美满幸福。但是有一次,由于他用电失误,导致饭店失火,从楼上跳下后,一条腿摔断了。媳妇卖了新房带着女儿远走他乡。他架着拐仗,没带回任何赔偿,狼狈回村。他住在奶奶留下的老屋里,喂些鸡鸭,消极度日。

审计组向村民调查并实地查看后,确认他符合救助条件。但是后来村长只给了他3000元残疾救助金。很快,老齐他们就从村长手里追回了被克扣的3500元,交还给杨得粮。接过并不厚的一沓钱,这个七尺男儿眼里竟满是泪花。没钱汉子难呐,这场面震撼了老齐。老齐告诉他一些身残志不残的道理,并鼓励他用自己的厨艺重新振作起来,在资金和其他方面老齐可以尽绵薄之力,并给了他手机号码。

匆忙的工作中,老齐几乎忘了这个人。一周后,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怯生生地介绍,“我是杨得粮,您还记不记得我?”老齐哈哈大笑:“怎么会不记得呢,杨得粮,羊都有粮吃,何况是人呢。好日子会在后面的。”他说,“您的一席话提醒了我。经过几天的思考,我想在镇上盘下一家即将关门的小饭店,但是亲戚朋友笑我瘸子开店胡扯,所以想请您参谋参谋。”

第二天一大早,老齐让老公陪她去实地查看。这个饭店只有两间门面房,靠着大路,也紧邻一家豪华餐厅。选择这个地方,肯定是因为投资少。但从他的眼神看出来,他有信心将它干好。老齐有心想帮他,于是说道:“我投资2万元,期限两年,股息就是到时候请我吃一顿你做的大餐。”

杨得粮紧张地搓着手,说,“1万元就够了。”并坚持写了欠条:“今欠1万元,最迟一年后归还,利息2千元。”但老齐还是坚持将欠条改成:“今欠人民币1万元、大餐一顿。”

之后老齐和杨得粮常常电话联系,他向老齐报告饭店进展情况,也咨询一些问题,日子过得辛苦但也快乐。老齐认真听,也提供一些建议。

2006年春节前夕,杨得粮开着他新买的电动三轮车到县城找到老齐,告诉她,现在连镇政府招待都找他要菜,赚了不少钱。还说老齐在关键时候点拨并帮助他,真是挽救了他,2000元利息太少,一定要还老齐1万元本金加5000元利息。老齐只收了1万元,便婉拒道:“哪天,我一定去品尝你的手艺。利息不是这些钱,是一顿大餐。”

以后的几年里,他们仍电话联系。杨得粮告诉老齐,他的厨艺不但得到了本镇干部群众认可,连县里的干部和生意人都慕名前去。他收购了附近的豪华饭店,还娶了镇中学的语文教师。这个年轻漂亮的教师不是图他的钱,图的是他的人品。杨得粮提到这些,不知不觉感慨起来,说一定要请老齐全家来吃饭,如果不来,他会记得欠老齐一个特大人情。老齐笑着说:“好好好,有机会一定去。”

2010年年末,县里开展了乡镇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安排老齐担任B镇党委书记经济责任审计组组长,B镇和A镇相邻。在审计中发现B镇政府欠付招待费20多万元,其中欠得良饭店的账款就近10万元。

为此,审计组进行了实地调查核实,发现这个得良饭店就是A镇杨得粮的饭店。杨得粮告诉老齐,欠款是几年累积的,而饭店所在的A镇政府欠款就更多了。杨得粮苦笑着说,生意好做,欠款难收。因为镇政府拖欠饭款,上访案件频出,一些同行已经关门歇业。他家的顾客部分是生意人和住户,所以还能勉强经营。

针对乡镇政府欠帐问题,老齐特意向局领导做了汇报,其他审计组也相继发现了这个情况,很快审计局出台了经济责任审计办法,将吃喝招待、拖欠外债情况作为两项重要的评价指标。通过这次经济责任审计,各乡镇着力清偿债务,当然也包括了杨得粮的得良饭店。

审计回访中,杨得粮的老婆感动地说:“你们真是俺家的贵人,饭店差点没让欠款拖垮。”他们一家一再挽留吃饭,一定要用最好的饭菜犒劳审计组,老齐再三婉拒:“审计有八不准规定,不能接受群众吃请。”

后来有一天,杨得粮来电话说,他老婆考到县城重点中学工作,他把饭店盘给了徒弟,现在在县城买了套二居室,又贷款在县政府最繁华地段开了家餐厅,这个餐厅完全按照当年在省城打工的饭店风格装修,豪华气派上档次,美其名曰“得良大酒店”,就在周六开业,恳请老齐全家去捧场。

老齐那段日子正好搞开发区建设资金的审计,白加黑,五加二,几天来废寝忘食,所以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为此杨得粮一再表示,随时欢迎老齐去品尝,他还欠老齐一顿大餐呢。

新饭店的消费群体是政府官员或商家富豪,据说每桌价格都不低于老齐一个月的工资。光看门前停满的豪华小车,就知道他现在正春风得意,财源滚滚。他有时会开着崭新的奔驰到老齐家,想请她家人吃饭,但老齐的原则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每次都以有事为由拒绝。老齐也常常提醒他,铺张奢靡不是好现象,长久之道还应该走群众路线、消费平民化。

正吃着甜头的杨得粮怎么会听得进去?没过多久,十八大召开,之后各级政府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刹吃喝风,他的生意于是便每况日下,最后关门大吉了。

那晚,杨得粮喝醉了酒,给老齐打电话:“没听大姐你的话,生意垮了,关门了。”老齐和老公急忙赶去他喝酒的小饭店。老齐夺下他的酒杯,替他付了饭钱,送他回家。然后老齐给他发了个短信,“杨得粮,记着,你还欠我一顿大餐!!”

不久,杨得粮接受老齐的建议,在批发市场开了一家普通饭店,名字还叫“得良饭店”,主要面向经销商和附近住户。很快,生意就好起来,每天都是爆满。有人劝他开家分店,他却不以为然。他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念,坚持不扩大不扩张,每天最多接待100个顾客,每月出一道新菜品。此外,每一季度他还请全县的环卫工人吃一顿免费午餐。如今,随着他家第二个孩子的降生,杨得粮换了四居室的学区房。

杨得粮和老齐还时有联系。当然,他还是经常诚恳地请老齐去饭店坐坐,老齐也总是委婉拒绝。偶尔经过饭店,老齐抱着他家的小儿子说,“宝宝笑得真甜,这是哪顿大餐也比不上的美味。”(齐春丽)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