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巨额小金库现形记
 
【时间:2018年08月24日】 【来源: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审计局 】字号: 【大】 【中】 【小】

2017年,在一次学校校长离任审计中,审计人员发现了隐藏在助学金背后的一个巨额小金库。

到底谁才清楚

L职业学校是一所普通的中职学校。按照常规,审计组把关系学生切身利益的助学金和学校收费作为审计重点。

审计组长老余问负责管理助学金发放的刘老师,“助学金发放信息系统与学生学籍信息系统学生名单不能完全相符,是怎么回事呢?”刘老师支支吾吾,说道,“我不清楚,我刚开始接管一年多,还不熟悉情况。”

老余和另一名审计人员小田带着疑惑找到以前管理助学金的王老师,让其提供领取助学金的学生名册的电子数据档案。王老师回答说,“电子数据档案是没有的,其他我不清楚,你们去问分管助学金的副校长吧。”

同样,副校长也说,“这个我不清楚,你们去问已经离任的校长吧。”

于是,审计人员开始分头出击。一方面,小田加紧与发放助学金的学校相关人员联系,详细询问发放前的准备工作、发放过程的控制程序和审批手续、发放学生名单和学生信息、联系方式等等;另一方面,老余开始细心观察学校的班级设置、老师们的分工、财务审核,然后和学校领导班子成员分别进行有针对性的谈话,了解学校财务管理、收费管理和助学金管理等方面的细节,并与之前了解到的情况进行对比判断,印证审计人员的推断。

经过走访了解,老余和小田又了解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1.助学金发放除了会计、出纳、办公室主任以外,只有前任校长清楚,具体金额和细节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确实不清楚;2.有些学生在上报应享受助学金名单时还在校,但是财政拨付学校助学金时他们已经离校了;3.职业学校的学生流动性大,财政拨付的享受助学金的学生数量与实际领取助学金的学生数量之间应该存在较大差额;4.助学金都会通过代理业务的银行为学生办理的银行卡发放,但是银行卡在发放助学金之前都由学校出纳保管,而且银行卡的初始密码都一样。

财务室曾离奇失窃

小田在询问会计的时候掌握到一个关键信息:2015年冬天,财务室曾离奇失窃。

会计回忆说:“办公室的防盗门被连着门栓一起卸了下来,办公室内一片狼藉。由于我们办公室在三楼,窃贼把好多东西就从我们办公室的窗户扔了出去,好多学生第二天早上在一楼地面还捡到了我们办公室桌上的文件,还有,我们锁在保险柜里的学生卡也扔下去十几张。”

老余听了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那你们损失不小啊!丢了多少钱啊?”

会计笑着回答说:“钱倒是没丢,保险柜里的几张钱都是假币,银行卡也是空的。”

听完会计的这番话,老余和小田一起对助学金发放的情况进行了分析:1.窃贼或许知道助学金有结余;2.结余的助学金有可能存放在出纳、会计或者办公室主任的银行卡上;3.离任校长未必知道助学金结余的具体金额,但是他肯定知道有结余;4.在离任校长四年半的任期内,结余的助学金存放在银行卡中的利息应该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之后,老余在2016年8月的会计凭证中发现了突破性的线索:账务处理中出现了一笔“其他应付款”45万元的记账凭证。这笔记账是从2012年秋季开始直到2016年春季的未发放出去的助学金,由会计一次性交入学校基本账户。截至2016年8月,其中5万元发放给了2012年至2016年的救助贫困学生,40万元发放了2016年秋季的救助贫困学生。但是,账上从始至终没有出现过这四年来一直账外保管的助学金产生的利息。

老余拿着这本记账凭证去找会计询问了解情况:“之前没有发放的助学金在账面上已经支出,但实际没有给学生,在前任校长在任的4年内,这些未发出的助学金在哪里存放呢?”会计没有回答。

老余和小田又进行了分析:账面上出现的用已经支出过一次的助学金40万元重新入账再发一次,这40万元是全部结余的助学金吗?谁也不会每天带着40万元现金走在路上,最有可能是存在银行,既然存在银行肯定会有利息产生,那么利息哪儿去了?

脸色通红的出纳

审计组与办公室主任、会计、出纳进行了谈话,他们众口一词,坚称重新入账的40万元就是全部未发放的助学金。审计组追问,以前没发出的助学金由谁保管?办公室主任说,由出纳保管。

这时组长老余敏锐地发现,出纳脸色通红,全程基本一言不发,双手紧握,手指关节泛白。于是,老余对他们说:“你们回去再想一想,我们会到发放助学金的银行调取流水来印证你们说的话。”然后,老余和小田单独找来出纳进行谈话。

老余开门见山直接抛出问题:“别说这40万元不是全部未发放的助学金,即便是,那这40万元在长达两三年的时间内存在哪儿?只要在银行账户它就会产生利息吧,你觉得两三年里40万元会纹丝不动吗?”出纳仍然默不作声。

老余接着一针见血:“你知道刑法对挪用公款如何进行定罪和量刑吗?超过3万元、超过3个月不归还就可以量刑定罪了。”出纳仍然低头不语,但是开始浑身颤抖、牙关打颤。

老余最后语气平和地说:“如果是单位的事情,你说出来再大也是公事,公事公办就行;如果你还是坚持不说,我们去完银行就不会再来问你了,到时候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会来问你的。”

出纳终于顶不住了,向审计人员说出了实情:“这些助学金都是从没领的学生的卡上转到我的卡上,然后学校进行支出的。”审计组当即要求出纳交出了这张卡。

审计组开具《协助查询个人存款通知书》,调取了这张银行卡的全部流水。发现这张卡的银行流水金额高达380多万元,而且与多张其他银行卡有往来,还包括已经离任的校长、办公室主任、会计和学校其他人员的银行卡。

巨额小金库现身

由此,审计组分别约谈了办公室主任、会计、出纳、学校其他领导,并且先后多次前往银行、分校区、电信公司等地调查。由助学金结余资金引起的学校巨额小金库的真相让人触目惊心。

审计组最终发现,学校套取助学金200多万元,违规收取学生校服、手机、办卡等非法所得,虚列临时工工资、老师进修学费、维修支出等费用,收取国有资产出租收益不入账等。学校小金库金额高达500多万元。小金库开支只有校长、办公室主任、会计、出纳知情,其他学校领导全被蒙在鼓里。学校财务管理极为混乱,小金库开支包罗万象,招待费、送礼请客、考察旅游、福利奖金等等。审计组收集齐证据,向分管领导进行了汇报,最终将前任校长、办公室主任、会计、出纳移送纪检机关处理。(余静 王宇)

责任编辑:边国英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