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之窗  >  综合文苑  >  短文诗歌 > 正文
 
在困境中依然保持微笑
 
【时间:2019年08月14日】 【来源: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审计局】字号: 【大】 【中】 【小】

人总是会幻想,想象自己有着和现实完全不同的人生会怎样。那么我请你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塑造一个这样的人生——

你从出生起就被上帝剥夺了走路的权力,医生也断定你活不过五岁;为了活命,父母带你去全国各地的医院求医问药,你终于挺过了五岁这道坎。但是你接下来的日子并没有好过,你先后经历过心脏衰竭、肾结石、肾积水、胆囊炎、肺炎、支气管炎、肺部感染等数次鬼门关,病危通知书在你家墙上钉了厚厚一叠。

不知你的感想如何,那么回到刚开始的问题,如果这是你的人生,你会怎样?这样的人生几乎是绝望的:它不像失败,还有翻身再战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一个是命运跟你开的巨大玩笑,是被疾病钉在病床上一眼就望到底的一生。

我想可能不少人会说,那还想象什么啊,这样的人生里根本没有未来二字。但是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叫程浩的青年的真实人生经历呢?虽然他已经去世, 但他短短二十年的生命却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和绝望,相反,他的人生肆意而精彩。

说起程浩就不得不提知乎上那个著名的回答“你觉得自己牛逼在哪儿?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在这篇回答里,这位少年人平静地叙述自己迄今为止不足20年的人生:不能走路,活不过五岁,多次病危通知。他自嘲是“职业病人”,却也能潇洒不羁地说出“命运嘛,休论公道”。程浩在回答的最后是这样写的:“真正牛逼的,不是那些可以随口拿来夸耀的事迹,而是那些在困境中依然保持微笑的凡人。”这篇回答的点赞量高达一百余万,并被收录到了程浩出版的书中。

《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是程浩出版的第一本书,它不是程浩的个人自传,而是他的作品合集。在程浩去世后,母亲整理了他生前所写的包括专栏文章、读书笔记、书信、短小说等在内的44万余字,结集出版了这本书,并遵循他的遗愿命名为《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

如果你要问读这本书有什么用,可能他的文字本身的价值有限,但是你能读到一种精神,那是笑对命运、向死而生的强悍。如果不是这种精神,可能程浩的人生又是另一种模样。他或许只是在医疗仪器的帮助下多一下心跳,多一口呼吸,在人间再多活一天。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去纵观程浩的二十年,向死而生四个字可以说是贯穿了他的一生。对于一个从出生就不能走路发展到十一岁已不能坐的人,他的活动范围被拘在了小小的斗室之中。但是“活着”的强烈意识撑着程浩,他为自己制定了严格而又详细的读书计划,在肉体被禁锢的同时,他拥有了精神的绝对自由。读书十年,程浩收藏阅读了各类电子书约有两万余部,亲自修订校对的也有几百部。书籍为他打开了新的世界,精神得以在无疆的天地里驰骋。

对于生命本身,程浩在书中这样说:“纵然你是一代天骄,坐拥天下,到头来不过是一抔黄土;纵然你是绝代佳人,艳冠群芳,到头来不过是一具白骨。但是难道因为死亡是人生的终点,我们就要放弃生命的过程吗?”

在生活这个大转盘中,命运绝对是最大的玩家,但它却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人生不过了了百年,你可能遭遇不公,陷入绝望,但是只要还有一丝可能,你就不该低头认输。程浩教会我们的是怎样像个真正的人一样活下去:他不仅要活着,还要笑着活。哪怕死亡的阴影常伴左右,他也要抓紧一切机会和命运开个粗鲁的玩笑,仿佛在骄傲地显摆“看啊,我还活的好好的呢”。程浩对待自己的生命,毫不马虎,尽管生活的每一天都布满病痛的阴云,但他依然骄傲而倔强地昂起自己的头颅,那是生的渴望,也是生的艺术。

到今天为止,程浩已经离开我们六年了,但是他的文字还在。当你抱怨命运不公的时候,请你翻开这本书,想一下面对这个二十岁的少年,我们是否有资格论命运公道;当你不知为何而活迷茫度日的时候,也请你读一读它,那扑面而来的生命力量或许就是你想要的答案。这些遗留下来的文字是时间的凝固、也是他生命的延续,他的精神,将在这些文字中永生。(韩希文)

责任编辑:欧立坤
【关闭】    【打印】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19011981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