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众互动  >  权威解读 > 正文
 
“把监督请回家”的山东式审计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字号: 【大】 【中】 【小】

2018年1月22日《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岩

开展一年来 各级整改违规问题资金4613万元处理相关责任人81人

与党的十九大精神一脉相承,2017年底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上将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与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并称为三大攻坚战。作为监督者,审计工作对上述攻坚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既能发现问题、也帮助解决问题。那么审计工作是如何展开的,又是如何促进项目的?为此,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了在全国审计工作中走在前列的山东省。

关注扶贫资金的“投后管理”

2015年底,中国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后,脱贫攻坚战“开打”已超两个年头。距离2020年全面小康,这场战役征程近半,进入攻坚克难的阶段。作为审计工作“榜样”的山东省针对扶贫工作开展了哪些审计调查?山东省审计厅给了北青报记者这样一组数据。

2017年7月,山东省审计厅集中对省内40个县脱贫攻坚情况进行审计,重点抽查411个村,入户调查1054个贫困家庭,现场勘查扶贫项目801个,审计扶贫资金10.75亿元。“2016年的审计涉及47个县,发现了1.39亿元扶贫资金未及时拨付或闲置。”

山东省审计厅农业与资源环保审计处处长庄欣告诉北青报记者,精准扶贫政策落实情况跟踪审计每年都在进行,而集中性的专项审计凸显了对扶贫领域的重视程度。从数据中不难看出,脱贫攻坚战行至今日,相比违规使用扶贫资金的情况,资金的闲置以及使用效益问题更成为今后亟待解决的难题。

记者走访山东聊城莘县了解到,当扶贫资金进入后,当地农户本已形成的传统牛类养殖,成为许多人的首选脱贫项目。去年来,几个养牛场“落户”该县古城镇。然而,由于前期并未做足市场研判,出现波动后加之个人管理经验不足,舍南街村养牛场项目效益大幅下滑。那些寄希望脱贫的资金投入,瞬间“打了水漂”。

发现问题后,古城镇扶贫资产管理小组及时对扶贫资产进行清算,追缴回34万元资金。上述案例除了修正项目本身,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管理者将目光聚焦到了扶贫资金的“投后管理”上,不能做无用功。而这归功于发现问题并提出整改意见的一线审计人员。

经营不善或实施强制清算

“以前我们觉得,只要扶贫资金合规地花出去就没有问题了,但审计监督促使大家对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益有了更深认识。”莘县扶贫办主任陈岩磊这样总结。目前,在审计整改建议的推动下,莘县建立了保障贫困户收益的利益联结机制,即村集体和贫困户的收益分配比为3:7;同时量化了项目强制清算标准,即经营不善、净资产达到专项扶贫资金的1.2倍的临界值,将实施强制清算。“这让扶贫资金的效益管控有规可循。”莘县县委副书记吴黎明对北青报记者表示。

此外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虽然山东省的贫困人口占比相对并不算高,但有其显著特点。“山东省重工业较多、环境问题凸显,加之农村贫困户缺乏保健的意识和条件,因病致贫、返贫成了山东省贫困户的一大特点。因病致贫的比例甚至超过总贫困人口的50%。”庄欣语重心长地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几年来走访贫困户实地了解后得出的一个全省情况,“有数据支持”。

为了解决贫困户看病难、不敢治的问题,庄欣认为依靠传统的识别、帮扶手段无法解决。“疾病是一颗定时炸弹,有的家庭具备劳动力本已不是贫困户,可一场重大疾病就可能让他们变成赤贫。”他认为,必须从体制机制入手,建立防病于未然的网络,才能不放过一个有可能的“漏网之鱼”。

在这样的工作思路下,目前山东省在基本医疗保险基础上,定向开发了保障水平高、保险费率低、理赔条件优的医疗商业补充保险等扶贫特惠保险,并安排2.79亿元省级财政资金给予保费补贴。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因地制宜”的措施被写入了审计署2017年第三季度审计结果公告中作为正面典型。

领导干部离任要算“生态账”

已经试点三年的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工作于今年全面推开,这意味着一项全新的经常性的审计制度正式确立。在这三年里,涉及被审计的领导干部达1210人。此后,干部调任履新都要给算算“生态账”。

顾名思义,自然资源资产指的是区域内土地、水、矿、湖泊、海域等自然资源。以往针对领导干部的离任审计,更多聚焦在经济责任。此后,领导干部想“挪地方”,任期内的“生态账”同样要算明白。

金冠韵河是胶州市李哥庄镇驻地着力打造的一条景观型城市内河。但在对胶州市李哥庄镇镇长的离任审计中发现,金冠韵河积存了大量污水,相关指标超出了标准。审计人员调查发现,这些污水一部分来自周边居民产生的生活污水,一部分来自污水处理厂,这条景观河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污水沟。审计建议,“要找到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李哥庄镇于是为金冠韵河附近的居民小区重新铺设了污水管道,现在,该河水质已达到IV类景观用水标准。

据胶州市审计局局长于江宏介绍,胶州市政府2016年便印发《胶州市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暂行办法(试行)》,系全省乃至全国最早的相关领域的规范性文件。其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创建自然资源资产指标评价体系和定责标准等工作在全国均属首创,“胶州经验”也得以在全国推广。

胶州市自然资源资产审计中心主任王东说,试点3年来,胶州市已有21名党政干部因为在生态审计中没过关被问责,3名同志因履行土地保护、环境保护等职责不到位被取消年终评优资格。

“因地制宜”成山东审计利器

这一趟走访下来,北青报记者发现,山东审计之所以在全国位居前列,和其“因地制宜”的审计思路密不可分。在这个过程中,山东审计人员创新了很多审计方法、工作机制,形成了特色。

针对上文北青报记者提到的扶贫审计,山东审计人员不但发现了因病致贫的情况,同时主动将审计工作前置,力图通过“实时审计”将问题扼杀在摇篮中。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山东省审计厅创新出独特的“嵌入式审计”模式。

2016年度,山东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省审计厅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审计监督助推脱贫攻坚的意见》,提出构建贯穿政策执行、资金分配、项目管理全过程的嵌入式审计监督模式,强化源头防控、过程监管。

山东省扶贫办副主任张瑞东向北青报记者解释称,所谓“嵌入”是把审计监督请进“家门”。该制度下,山东省审计厅抽调8名熟悉财政、金融、投资等审计业务骨干,在省扶贫办内部设立审计监督组,同时也是省审计厅派驻省扶贫办审计处,全程参与脱贫攻坚工作,既对省扶贫办内部决策运行进行监督,又对全省各地扶贫开发工作实施督查。比照省一级,市县层面同样推开嵌入式审计。

在张瑞东眼里,嵌入式审计被比作“小花猫”,是帮着扶贫办找毛病的,当然要欢迎。数据显示,开展嵌入式审计一年来,对15市、31个县(区)开展了审计监督工作。按照“边审计、边整改、边规范、边提高”的工作方式,各级整改违规问题资金4613万元,通报批评责任单位7个、处理相关责任人81人。

据悉,胶州市审计局于2016年设立了全省首个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专职机构——胶州市自然资源资产审计中心。“我们已经实现由模糊测算向精准测算的转变。”该中心审计三科科长梁慧说,中心将卫星图像法、成本逼近法、水准仪、紫外线分光光度计等30余项现代技术首次应用于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