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故事 > 正文
 
汪老师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来源:审计署】字号: 【大】 【中】 【小】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地打在办公桌上一个泛黄的旧相框上。照片上的人一身军装,清瘦硬朗,目光坚定。桌前端坐着一位中年男子,办公室主任给我介绍:“汪老师,部队转业的,已经是审计的一把好手了,向他好好学。”汪老师一边合上手里的资料,一边冲我点头,笑容温和而有力。

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几年前第一次见到汪老师的情形。他是我到审计局后的第一位老师。

向他学什么呢?

提起老师,局里的人会竖起大指头:“他是个劳模”;被审单位会点点头:“他是个探长”;家里的人会皱眉头:“他是个工作狂”。这就是他,曾经戎马生涯二十载,转业从审也已经整整十个年头。换下军装,却褪不去军人的气质。都说他身上有军人的三股劲儿,干劲儿、闯劲儿和倔劲儿,要是这三股劲儿上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真正了解他是从2012年社会保障资金审计开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当开始一个大项目,他就会自动进入战备状态,我们称之为“母鸡孵小鸡”模式,就像母鸡为了孵小鸡会不吃不喝,为了项目他也是废寝忘食。项目任务重时间紧,单位人手不够,配给他的队伍有马上要退休的老同志,有刚参加工作的小同志,有非财会专业的新同志。他二话没说担起了这个重任。为了吃透大量的文件政策和分析海量的数据,他一坐就是一整天。重庆的夏天常常接近四十度,一到下班时间整个大楼就不再供应冷气,他就伴着老式落地风扇的吱呀声在办公室里挥汗如雨。连续高强度的伏案工作累得他腰椎间盘突出,时常疼得这个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直冒冷汗,他却笑说“轻伤不下火线”,总是抽午休时间去医院进行理疗,下午仍旧继续坚持工作。同事们开玩笑说他太拼,他却说如果拼一拼能多挽回哪怕一分老百姓的养命钱,就是值!他为了这只“小鸡”倾尽所有,全然不顾自己的旧疾愈发严重,全然没注意到满头青丝已经变成华发。

2014年在对某单位的财务收支审计中,一张以现金支付、金额高达8万多元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引起了他的警觉。发票由某商贸公司开出,采购内容只粗略写着被子、枕头、床单等,未附相应明细清单。被审单位解释说是为了节约成本在市场向小商贩批发的,只能用现金支付,也无法提供明细清单。但被问到物资入库时是如何验收时,相关人员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问题,可是要如何深入呢?突击盘点库存和现金,老师的果断决定让审计争取到了时间。出入库记录零散不完整,库存物资十分老旧,保险柜里居然还有一张售卖假发票的宣传单。就在老师带领审计小组外查内调时,多年不见的老战友找来了,以前同事家属的领导找来了……最后连恐吓威胁电话也来了,面对利诱和威胁,他毫不退让。最后证实那是一张假发票,并顺藤摸瓜查出该单位套取、私分国有资产的重大问题,原单位负责人被判处有期徒刑,涉案人员6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根据该项目编写的审计案例被《重庆审计》采用,审计网络课件被审计干部网络教育学院采纳。

如果说审计项目是老师工作中精益求精的“小鸡”,那么儿子就是生活中需要他精心呵护的“小鸡”。他最爱炫耀儿子是“省油的灯”,为什么?因为他为儿子做得实在太少。儿子小的时候,他还在部队。后来转业到了地方,儿子已经住校。2011年儿子中考,他在云南进行专项审计,三年后儿子高考在即,他又被抽派到外地参加审计,直到儿子考上大学,高兴之余他却没有时间亲自去送一送。他笑称自己运气太好了,“我在外面工作忙,儿在家里健康长”。他用在妻子儿子那里省下的“油”点亮了审计事业的明灯,把对家人的愧疚全部化为了工作的动力。

这就是他,重庆市沙坪坝区审计局军转干部汪正江,一位普通的审计人。他以军人的坚守和执着在审计这个岗位上默默耕耘了十年,主审项目数十个,参审项目近百个,追回了大量国家财产,多名不法分子被绳之以法,主审的项目多次被评为优秀项目,连续五年年度考核被评为优秀,荣记三等功一次。(谭毅)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