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故事 > 正文
 
揭开医疗设备串通投标的黑幕
 
【时间:2017年11月17日】 【来源:《中国审计》杂志】字号: 【大】 【中】 【小】

近年来,“看病难、看病贵”已然成为当前人民群众最为关切的话题之一。药品费用虚高、医疗器械制售鱼龙混杂、医疗乱收费等现象影响着民生政策的有效落实。健全医疗保障体系,全面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当前迫在眉睫的一大任务,医药价格改革是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在药品、医疗设备和耗材的采购中,招标投标本应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但在巨大利益驱动下,个别不法分子以招投标之名,暗行苟且之事,采取暗箱操作、利益输送等不法手段,侵害国有资产,造成医疗保险基金的流失,加剧了“看病贵”问题。

海南省审计厅在2016年全国统一组织的医疗保险基金审计中,针对海南农康医院(简称“农康医院”)医疗设备采购的诸多疑点,使用大数据辅助审计的方式,内查外调,延伸调查多家单位,查实了该医院医疗设备采购中存在的失职渎职以及串通招投标等行为,涉及损失浪费资金130余万元,该医院设备科原负责人等两名责任人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

迎难而上 确定重点

根据本次医疗保险基金审计工作安排,海南省审计厅省本级审计组分成综合审计组、医院审计组等几个小组,医院审计小组又根据审计内容细分为药品采购审计小组和设备耗材采购审计小组,共同对农康医院的医药价格改革情况进行审计。通过对疑点药品、医疗设备和耗材供应商的筛选和延伸审计,发现和揭示重大违纪违规问题,负责对医疗设备耗材采购进行审计的是王飞和老曾。

审计小组进点后,经过多次沟通,农康医院方面终于按照要求提供了该院近一年半来的设备采购数据。这家医院2014年新建成门诊及住院大楼,更换了大量设备,物资采购分成医疗设备、高值耗材、低值耗材三个大类,其下又根据耗材用途分成20多个小类,供应商有近300家。面对数以万计的医疗设备和杂乱的耗材采购数据,王飞和老曾一筹莫展。

“这么多条采购数据,要从中找出疑点加以分析,太难了吧?要是一条条看下来,我们俩肯定得晕在这儿!”老曾半开玩笑地向王飞诉苦道。

“没有办法啊,我也不是计算机审计专业的,这样,我们先向省厅大数据审计处请求支援,通过他们的帮助,我们再筛选疑点。”

就这样,在大数据审计处房雷的远程指导下,王飞利用Excel软件的数据筛选功能以及VLOOKUP等多个函数的辅助,对农康医院的采购数据进行分类汇总,并按照采购金额大小排序,相同产品按照供应商排序,再逐个进行分析。

王飞选取了农康医院设备供应金额排名前三的供应商进行互联网搜索,查看这三家企业的工商注册信息。很快,海南明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简称“明通公司”)进入了审计人员的视野:这家公司向农康医院供应了一套“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设备,合同标的总价346万元。王飞通过互联网查询,发现明通公司于本次审计之前已经注销了其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他又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阅了该公司的基本情况,发现明通公司注册于2013年4月底,2016年3月份刚办完年审核准存续,注册资本金500万元,截至审计之日,该公司尚有500万元的股权出质登记信息。按理说,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医疗器械的销售、维修及技术服务,为何其在股权质押尚未还清的情况下,就注销了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呢?

是不是该公司明知自身属于违法经营,所以才注销了许可证?

带着疑问,王飞请来农康医院设备科的负责人廖辉,向其询问医院设备耗材采购情况。

“我们都是通过招投标采购的,先由各科室提出需求,经院办公会通过并报上级主管部门后,委托招标代理机构开展招投标。”

“你们的招投标资料呢,还有留存吗?”

“我刚担任设备科负责人没多久,之前都是由原来的科长负责,供应商的资料也都是他收集的,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保存,我和他没有办理交接,你们需要找什么资料,我可以回去找找看。”

“好,那你能否再给我们介绍一下设备科的分工?”

“我们设备科根据采购流程,采购入库出库以及登记等分几个环节实行专人负责。要是介绍起来的话,时间可就长了。”廖科长好像在回避什么,他不时地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参加一个招投标会,今天能否先说到这里?”

王飞见此情景,知道也询问不出什么,便起身相送,走到门口的时候特意提醒他:“你先帮我们找一下医院采购‘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资料,包括前期的论证、审批资料以及招投标资料。”

廖科长满口答应,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为什么他这么着急?难道他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王飞疑惑地问老曾。

“可能吧,我们静观其变,等资料送来了认真研究后再说。”老曾说。

疑团重重 厘清思路

拖了几日,在审计组的反复沟通下,农康医院终于把明通公司参加“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设备申购论证材料以及会议纪要送到了审计组办公室。

“我刚负责设备科工作没有多久,之前的招投标材料都是上一任科长史军保管,他轮岗后那些资料也没有交接给我,不过据我了解,他只收集并保管中标单位的相关投标资料,其他投标单位的投标材料,你们要去招标代理公司那里查阅。”廖辉面露难色地说。

“廖科长,你目前提供的资料我们先收下,根据审计法的有关规定,你们应当支持、协助审计机关工作,如实向审计机关反映情况并提供有关证明材料,请你尽快到招投标代理机构,把‘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招投标资料借回来,我们先审阅你们提供的这些资料。”

送走廖辉,王飞和老曾立即着手查阅农康医院提供的资料。他俩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疑点:该医院申请购买“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估算价格、预算价格与明通公司的投标价格、中标价格完全相同,均为346万元,并且农康医院在设备公开招标之前,就在院办公会上明确了购买麦田听力公司生产的“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最终在公开招标中,只有明通公司提供麦田听力公司生产的设备。此外,根据仅有的评标报告,王飞还发现明通公司投标的综合得分远远高于其他两家投标公司(明通公司95分,其余两家公司得分分别为69.96分、68.14分)。

“王飞,明通公司投标的价格,与农康医院的预算一模一样,而且评标结果显示该公司的得分远远高于其他两家公司。我想这个公司要不就是水平特别高,管理很到位,要不就是⋯⋯”

“就是搞串通投标!”王飞抢着说道!

“哈,我们俩想到一块去了,但是我们要依法审计,要凭证据说话啊!”

通过梳理发现的估算价格、预算价格与明通公司的投标价格、中标价格完全一致,中标公司综合评分远远高于其他投标公司以及招投标前已经指定品牌等诸多疑点,老曾和王飞越发觉得明通公司与该医院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招投标背后大有文章。

“王飞,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在他们送来其他资料之前,我们先向组长金处汇报一下,听听他的思路。”老曾毕竟是老同志,经验老到。

在听了王飞的汇报并认真分析了相关情况后,金处长认为目前必须从明通公司采购该设备查起,跟着设备的流向尽快取得突破。此外,要查实其是否围标,必须拿到该招投标的所有资料。审计小组的思路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于是便有了与明通公司的第一次交锋。

穷追不舍 内查外调

王飞与老曾大胆假设“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采购背后存在互相勾结并可能存在商业贿赂的行为。为此,他们采取内查和外调相结合,对明通公司开具的销售发票的真实性进行了核实,查看其中是否存在大头小尾等违法发票。然而,经税务部门反馈,明通公司开具的发票经鉴定是真实的。他们又通过互联网查询明通公司提供的“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在其他地方的真实销售价格,果不其然,王飞发现同一型号的设备,成都某医院的采购价格是45万元,但是农康医院却花了90余万元。

王飞和老曾决定会一会明通公司的人。

经农康医院联系,王飞和老曾到明通公司进行了外调,他们此次的目的是想知道该公司购进“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真实价格,老曾不动声色,要求明通公司提供会计凭证。明通公司的负责人当时还算比较配合,主动向审计人员提供了一些资料。借着老曾翻看凭证的机会,明通公司负责人莫文向王飞诉苦道:“现在生意真是难做,我们做医疗设备的,利润很少的,我已经把这公司的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注销了,下一步要注销工商营业执照。”

“你们公司还有500万元的股权出质,怎么这么快就要注销呀?”

“生意难做,公司做不下去了,我们筹钱还完贷款,就注销了。”

“你们公司购进该设备的价格是163.8万元,卖给农康医院的价格是这个的两倍多!”老曾把凭证递给王飞。

“莫总,您还说医疗设备的利润很少,您看这个‘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设备,你们一转手就是百分之百的利润啊!”王飞说道。

“这套设备是我们通过正规招投标提供给农康医院的,绝对合法,你们不要觉得收益高,我们的运营成本很大,各种杂七杂八的成本,唉,现在做生意,真的难啊⋯⋯”莫文明显有些紧张。不一会儿,他借口打电话走了出去。

王飞不动声色,在征得在场的明通公司财务负责人同意以后,将明通公司购进设备的相关资料合同都复印下来。

突生变故 陷入僵局

正当审计紧张进行时,王飞突然病倒了。原来,王飞的孩子未满一岁,晚上孩子起夜都是王飞在照顾,夜间休息不好,再加上连续几天中午加班不休息,他突发急性阑尾炎,已经有了手术指征,周六下午,他被推进了手术室。王飞由于术后第三天就去汇报审计进展,伤口化脓并发了炎,医生嘱咐他必须卧床静养。

王飞病休期间,老曾与农康医院审计组的老彭处长一起,在农康医院设备科科长廖辉的陪同下,找到了农康医院的招标代理公司,要求其提供“听觉与平衡医学中心”的招标资料,但该公司以资料太多,需要到仓库去找等理由,推脱不给提供。老曾把情况向金处长汇报后,金处长决定对农康医院设备科原科长史军、现负责人廖辉以及耳鼻喉科主任冯波进行约谈,约谈的重点就是关于采购设备的预算价格是怎么确定的,有没有进行市场调查等。

审计组先约谈的是冯波,谈话室里,冯波非常平静,提供的信息很有限。

“我们医院采购大型设备都是通过招投标程序,绝对合规,一般由我们业务科室提出需求,将需购买的设备参数及估算价格报给设备科,由他们负责公开招标采购。”冯波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们怎么确定估算价格?”老曾打断冯波。

“别的科室我不知道,我是在与业内同行交流时了解的设备价格。”

“设备科收到你们的购买需求以及估算价格后,是否进行市场询价确定预算价格?”老曾接着问道。

“这个⋯⋯我不了解设备科怎么操作,我们科室只管提出需求。”

从冯波那里只能得到这些信息,别的他都闭口不谈,老曾只能先让冯波回去,顺便与他走出门外请正在等候的史军进来。

眼尖的老曾发现,在冯波与史军眼神对视的时候,冯波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老曾单刀直入:“史科长,你们设备科在采购‘听力与平衡医学中心’这套设备时,预算价格是怎么定的?”

“我们依据耳鼻喉科提供的设备参数和估算价格确定。”

“以他们的估算价格作为预算价格报医院审批吗?你们设备科没有经过市场询价?”

“是的,这个设备是进口的,国内就一家代理商,所以我们就没有进行市场询价。”

史军回答每一个问题都很慎重,总是思考很久才回答,但是他坚持说这套设备是进口的,没有就该套设备进行过市场调查。

最后一个做笔录的是廖辉,他没有在意史军临走时给他使的眼色,多次强调他是刚接手设备科的工作,原先的采购都是史军负责,采购“听力与平衡医学中心”这套设备时,他曾经配合史军对设备的销售价格进行过市场调查。

“记不得几家了,应该是四家,有的是电话联系,有的是发传真进行询价。”廖辉说道。

三个人的约谈出现了矛盾,一人说没有进行市场调查,一人说做了市场调查,另外一人说是根据在学术交流中了解到的价格确定预算。

“根据农康医院设备采购的规定,他们采购设备之前要货比三家,进行市场调查后才能确定预算价格,现在三个负责人言辞互相矛盾,明显是都没有进行市场调查,涉嫌失职。”在做完笔录后,老曾给王飞发了短信。

斗智斗勇 正面交锋

三周后,王飞结束病休回到审计现场。他拿着单位介绍信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老曾再次来到招标代理公司。

“张总,我们对农康医院进行审计时发现他们有一宗招投标是由你们公司代理的,根据审计法的规定,被审计单位应当支持、协助审计机关工作,如实向审计机关反映情况并提供有关证明材料。”王飞对招标代理公司的负责人张力说道。

“审计法还规定,被审计单位拒绝或者拖延提供与审计事项有关的资料的,或者提供的资料不真实、不完整的,或者拒绝、阻碍检查的,由审计机关责令改正,可以通报批评,给予警告;拒不改正的,依法追究责任。所以,还请你们尽快将农康公司的相关招投标资料提供给我们,否则,我们将根据审计法、档案法等相关档案管理法规,提请有关部门进行处理。”王飞补充道。

同时,王飞对农康医院下达了《被审计单位提交资料清单》,要求其限期提供招投标资料。双管齐下,招投标资料不到一天就“找”到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审计人员查阅三家投标公司的投标资料并进行互联网搜索后,发现重大线索!

参加投标的三家公司分别为明通公司、海南康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简称“康能公司”)和海南诚信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简称“诚信公司”),明通公司法人代表莫文与诚信公司的投标代表人莫华身份证居住地址相同,康能公司的公司股东与明通公司的股东几乎完全一致,且其公司登记地址与明通公司实际办公地址为楼上楼下。此外,王飞通过社保缴纳系统查询,发现明通公司法人代表莫文与诚信公司的投标代表人莫华,实际在莫文为法人代表的另外一家公司海南圆泰医疗有限公司(简称“圆泰公司”)缴纳社保。

在掌握了上述信息后,王飞再次联系了明通公司的法人代表莫文,要求再次到其公司查阅相关档案资料。莫文以送侄子上大学,公司没人为由,拒绝了审计组的要求。看来,只有直接登门“拜访”了。王飞和老曾直接找到了明通公司的办公室(明通公司与圆泰公司在同一房间办公,其实就是一套人马负责两个公司业务)。办公室里只有两三个人员,没有人理睬审计人员。王飞和老曾坐在明通公司门口的大会议桌前,打量着该公司的情况。突然有一个小伙子匆忙抱着一叠文件进入了办公室,王飞觉得其外貌与诚信公司的投标代表人莫华身份证上的照片酷似。

“老曾,我发现有一个人和莫华的照片很像,你帮我看看,就在那个玻璃窗后边。”王飞把莫华的身份证复印件递给老曾。

“是有点像,年纪也是20出头,这里不是有他的电话嘛,你试试打过去,听一下是否有电话铃声响。”

果然,那个人的电话响了起来。两人立即出示工作证件后向其说明了来意。

“我们现在依法对农康医院医疗设备的采购进行延伸调查,因为你也参加了农康公司采购听力和平衡医疗中心的投标,因此,请你向我们提供一下基本情况。”

“我是诚信公司的员工,当时是代表公司参加了投标。”莫华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心答道。

细心的老曾发现莫华在说话时有一些慌张,于是他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莫华社保缴纳情况表以及其与莫文的身份证复印件。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莫华一言不发。

“小莫,我们今天找你谈,是让你提供一下当时投标的真实情况,审计法规定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支持、协助审计机关工作,如实向审计机关反映情况,提供有关证明材料。我们看了你的资料,你是个90后,现在正是大好年华,可不要误入歧途啊。”面对莫华的沉默,老曾语重心长地说道。

莫华明显变得忐忑不安起来,额头也沁出了汗珠。

又过了几分钟,莫华终于开口了:“莫文是我爸,他今天没来⋯⋯”

原来,他是莫文的儿子,并且在以莫文为法人代表的圆泰公司工作!

“你为何代表诚信公司进行投标?明通、康能、诚信这三家公司参加投标已经构成了互相串通围标!”老曾问道。

老曾这个提问一针见血,彻底击溃了莫华,他承认其所代表的诚信公司与明通公司是合作关系,平时会互相帮助,在参加投标时会借用对方的资质一起围标。同时,莫华还交代了康能公司与明通公司以及圆泰公司,实际都是由同一批股东投资。

在莫华的带领下,审计人员迅速赶到了康能公司,与该公司的投标代表张姑做了笔录,张姑看到审计人员是老板的儿子带来的,也就没隐瞒:她的药剂师证件就挂靠在圆泰公司,并且长期在该公司领取好处费,康能、明通以及圆泰三家公司实际上就是同一批股东,设立这么多公司,就是为了投标的时候方便。此外,莫华、张姑的名字还同时出现在明通公司的值班表中,再次证明他们其实是同一公司员工。

至此,经过近一个月的攻坚,明通公司与其他投标人串通进行围标的黑幕终于被揭开。本应该公平、公正、公开的招投标,却被部分人利用,暗箱操作,招投标形同虚设。明通公司实际购进该套设备只有163.8万元,农康医院与明通公司签订的合同价为346万元,按照市场30%的平均利润率测算,农康医院多支付约133.06万元。审计组在向分管厅领导汇报后,将该案件线索移送相关部门查处。(注:文中相关名称均系化名)(海南省审计厅 王颖天)

【关闭】    【打印】
 
管理员信箱 |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14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