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字报道 > 正文

《红岩》重庆特派办 张婧

      发布时间:2017-04-26

20147月,我刚入重庆办,当时办里组织新来的年轻人参观革命圣地--渣滓洞、白公馆。现在回想起来,很是惭愧,已经快3年了,当时能隐约感受到的仅仅只是阴暗、冰冷,还有说不出的害怕......

201743日,清明节,身在异乡重庆的我,再一次来到这一片革命烈士不屈不挠斗争的土地,这次来,我怀揣着刚刚读完《红岩》仍有余温的心,重走这一革命圣地,亦步亦趋,心潮澎湃,想走过烈士们踏过的每一块土石砖,想把他们在这人间地狱里度过的每一秒、每一分、每一时都刻在心里,日日告诉自己,不能....忘记啊。

《红岩》,江竹筠、罗世文、许建业、韦德福、王璞、余祖胜、陈然.......我念的这些名字都不是又恰似小说中革命烈士的姓名。是的,他们是真实的原型人物,我们当记得,记得他们的姓、他们的名,记得为了给我们一个和平幸福的未来,他们“愿把这牢底坐穿”的誓言。1949年前夕,新中国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中共地下党的活动比任何时期都要活跃,而同样,在此时,敌人的镇压与迫害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残酷。渣滓洞、白公馆,无数中国共产党人靠着不屈不挠的精神和信念,反抗、斗争、铁骨铮铮!谱写出一曲曲生命的赞歌!

江姐面对禽兽一般的特务,毫不畏惧,特务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绞死,她心中总有千万不舍,但为了黎明、为了党、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胜利,她......不得不忍受。特务让她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用竹签钉手指,十指连心哪,敌人如同愤怒的野兽发出最后的狂叫,但江姐那颗革命的心丝毫没有动摇。

今天,我站在这里,多日前读过的内容依然在耳畔回旋着:(摘录段落)在那斑斑血迹的墙壁上映着的江姐的身影消失了。大概她从倒吊着的屋梁上,被松了下来......

“现在愿意说了吗?”

魔影狂乱地移动着。

“不!”微弱的声音传来,仍然是那样的平静。

“十指连心,考虑一下吧!说不说?”

没有回答。

铁锤高高举起。墙壁上映出沉重的黑色阴影。

人们仿佛看见身子紧紧绑着她的双手,一根竹签对准她的手指......血水飞溅......

徐鹏飞绝望的咆哮,使人相信,敌人从老许身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江姐----一个女共产党员的身上,同样得不到。尽管他们从叛徒口里,知道她做过沙磁区委书记,下乡后可能担任更负责的工作,了解许许多多他们渴望知道的地下党线索,可是毒刑拷打丝毫也不能使江姐开口。

一根、两根!竹签深深地撕裂着血肉......左手,右手,两只手钉满了粗长的竹签.....

一阵、又一阵泼水的声音......

已听不见徐鹏飞的咆哮。可是,也听不到江姐一丝丝呻吟。人们紧偎在签子门边,一动也不动......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尔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

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是谁?天刚亮,就唱起了囚歌。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的祖国强大、繁荣而昌盛。看看我们的周围,这就是无数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之奋斗的美好的未来,而幸福的我们,所要做的仅仅是怀揣着感恩的心,坚定理想信念,认真地活着、尽职的工作,不抱怨、不退缩、不轻言放弃,就是在和平年代对红岩精神最好的诠释,就是小我层面上对国家最诚挚的热爱,就是对当今民族复兴“中国梦”实现做出的最有力的奉献。

最后我想和大家重温入党誓词“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关闭】    【打印】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 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010-50991000 网站电话:010-50993144/3140/314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733号